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姥爷生贺】ASMR(AU)02

本来昨天想写,结果刚从山里回来太困,一听ASMR就止不住睡意,偏偏就喜欢听着写。结果这么点儿内容中途看了好几个ASMR视频,有毒啊。

推荐Surge的ASMR清理耳朵

哦对差点忘了,因为智障的我忘了国庆节印厂也要放假,所以……卧槽拖成这样我已经想死了。十月中旬发NK,再晚我切腹。


[02]

佩尔忙急忙慌奔回家,加班和一群人开会扯皮好不容易才下班,都快赶不上BM大大的直播了。对,BM要开直播了,今天首播。用光速洗完澡佩尔湿着头发坐到电脑前面,总算赶上了。他上星期还在跟菲利普说想看BM大大直播,这星期就真直播了。简直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幸福啊。

直播还没开始,佩尔戳开BM个人空间视奸里面的新内容。啊,上传了新的捏耳视频。这已经是本月第二个捏耳视频。佩尔本就喜欢捏耳,去实体店过后更是成了捏耳的忠实拥泵。前一个视频听得他心痒难耐,还在忙得半死不活的周中拼死拼活腾出时间去实体店感受。佩尔觉得他这病大概好不了了。

想到实体店佩尔心里又是一阵荡漾,现在16号技师深得他心,在他心里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只比BM差一点。初心BM大大高举大旗不动摇。

耳机里传来一阵轻响,佩尔眼睛一亮赶紧切回直播页面,一根手指在人头麦克风的耳朵上轻敲,耳朵都酥了。嗷嗷嗷是活的BM大大!虽然只伸出一只手,BM人在摄像头取景范围外。佩尔内心咆哮一阵,给心爱的大大送了二十个“世界波”。

很快左耳传出一阵敲击声,屏幕上多了一行字,“今晚大家想听什么?”

敲击键盘的声音也好听!佩尔默默按了按左耳耳机,觉得像自己这样的脑残粉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不要吓到BM大大。话是这么说,佩尔还是以最快速把自己想听的敲上去,“求拔罐!求清理耳朵!”不过他的“最快速度”,也就勉强赶上大众的平均水平,佩尔看到自己的弹幕被淹没在一大片各色弹幕中,对自己的手速有些绝望。为了刷存在佩尔复制粘贴又发了几次,至于BM大大能不能看见就只能随缘了。

一分钟后左耳又传出一串轻快的敲击声。BM已经有决定了,“今晚清理耳朵。”

没有拔罐,但做人要知足。佩尔一开心,傻笑着又送了二十个“世界波”,看上去挺像钱多人傻的典范。

BM拿出工具放在人头麦边上。手指轻敲两下,示意现在开始。摄像头视角给的很低,只能拍到BM腹部和在人头麦上动作的手。一双男人的手,不算修长,略有点肉。除此之外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开播前不少人包括佩尔都以为也许能看到BM的相貌,或听到声音。然而和录播区别不大,只是录播可能更精致一些,但直播能互动呀!虽然BM总共就敲了两句话……不过能看到活人也不错。

棉棒在耳廓上来回摩擦,从耳轮,对耳轮,到三角窝,耳屏。每个部位都被仔细照顾到,可偏偏只在耳道外游走,看得人心急。你倒是进去啊!诶看起来好像哪里不太对。

心急的显然不止他,屏幕都被看起来哪里不太对的弹幕刷了一波。中间还夹杂了几条如“奇怪我怎么黄了”的彩色弹幕。啧啧,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污。

不过棉棒也终于进入耳道。佩尔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欲求不满。感受过实体再单纯地听这类带触碰的ASMR,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佩尔默默决定,明天去体验店来一次耳朵清理。要是BM大大也开店就好了。

最初十来分钟的兴奋劲一过,佩尔开始昏昏欲睡,ASMR的催眠效果不是一般的好。没几分钟这个大个子就仰在椅子上睡着了,头慢慢往一边偏,再偏,脖子跟着偏,整个人重心也歪了。突然一种不知名的恐惧带着失重的快感吓醒了佩尔,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佩尔摸摸心脏安抚自己,一看直播已经快结束了。BM的直播一次只开30分钟。

屏幕里BM冲大家挥手道别。佩尔一边遗憾,一边想明天以后还是用手机躺在床上看直播比较好。直播黑屏了,佩尔也打算关网页,右耳突然传来一阵吹气声。佩尔毫无防备半边肩膀都麻了。花了两秒回过神,反应过来刚才BM只是关了摄像头但没有退出直播。现在才真的已经退出。而还没退出直播间的人疯了大半。

“我听见了什么!BM大大竟然吹气!”

“有生之年系列!”

“苏死了!”

“!!!!!!”

佩尔按按肩膀又按按心脏的位置,心脏比刚才差点摔下去跳得还厉害。迟疑半晌,佩尔抬手捂脸,脸烫得不行,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必然是个大红脸。

恍惚着关了电脑,梦游回床上。佩尔心情久久不能平复。BM大大有毒。也可能是他有毒,被一个吹气弄得脸红心跳,除了他大概也……佩尔本来想说没谁了。可一想像他这样的绝对不止一个。佩尔深吸几口气捂上心脏,好烦情敌好多,感觉全世界都在和我抢BM大大。

带着和全世界抢BM的怨念,佩尔居然就那么睡着了。没有睡前ASMR,也没有醒后的耳机线捆绑play。

佩尔白着眼从床上坐起,整个人还没清醒,坐了五秒想起今天不用上班又倒回去。昨晚BM的直播不知道有没有人录下来了。想起直播佩尔一顿,清醒了大半,那声吹气仿佛还在耳边。佩尔吓得捂上耳朵,然而只是幻觉。没有声音,也没有气流从耳边拂过。但这回佩尔算是彻底清醒了。摸过手机给菲利普发信息,预约16号技师下午做耳朵清理。要不要加个吹气。佩尔犹豫一下,还是算了。他要把吹气的记忆留给BM大大。

不等他起床,菲利普的短信已经回过来了,具体时间定在下午两点,正好睡个午觉。小店长给他定的时间挺合理。去的时间多了,一来一往也算熟悉了,佩尔开始叫人小店长。虽然其实菲利普比他还大一岁,可谁让菲利普小小一只。小小的,一只。

昨晚看了BM大大直播,今天不用上班。下午可以去“见”16号技师,还能看见小小一只的小店长,真是完美。佩尔心情颇为愉悦地哼着歌起床。

菲利普回完信息后习惯性摸摸太阳穴,他的方法好像起了些作用。但具体,只能看下午佩尔来了再作结论。菲利普不自觉又开始迷之微笑。


TBC.

评论(2)
热度(17)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