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不如加班冷静一下,等忙过这段时间再回来更新。今天就是来吐垃圾的。

以为山里是个很纯粹的地方,殊不知人生百态根本不会管人身在何方。只能说该经历的始终会经历,奇葩该碰上的也总会碰上。很多事看多听过,发生到自己身上依然会产生“惊恐”“吓一跳”一类的情绪,虽然第二反应就是“艹你吗”和“MMP”了。嗯爆粗了,不过其实在我这里爆粗才是常态。尤其最近情绪几乎就在这两句粗口间轮番切换,甚至开始了封建迷信,订了黑曜石的脚绳避小人。

我开始确切地体会到改变必然会经历某种阵痛。简单来说我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骚扰,言语上的,今天有了肢体上的。怎么说,出离愤怒。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留长发,不愿...

自从手机壁纸换成这张每天都在想托托这个小可爱什么时候才能嫁给我【。

【穆厄】笑话

还是决定上下放一起了。一个玩梗的短打。


==============

“你既无青春,也无年老/只像饭后的一场睡眠/把两者梦见。”...


更新巨慢还没有被打死甚至收到了小礼物的我本人【暴风哭泣】感谢这位朋友QAQ过几天看能不能拍个高清图,病号今天怎么拍怎么手抖对不起这张CP(划掉)球衣卡。四舍五入,我已经拥有了你姥爷和你短的落场。美滋滋。
这个背面笑死,也算是盖章了😂
然后再次感谢!【继续暴哭】

突然有一个无处安放的脑洞【。算是玩儿梗。

第一句是“梅苏特是外星人,托马斯对此深信不疑。”

以前跟老夏说过木耳这西皮特省心,自带发糖效果。

心跳得有点快。不行我要去试试,今天写不出来就不写了。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6

昨天收到私信说还在等更新,今天一觉醒来收到几十个小红心。难以置信,承蒙厚爱,不甚感激。


[16]

“不,我不知道。”梅苏特更希望自己能这样回答。但他身处地名拗口的塞尔维吉斯,名义取材,实则寻找童年记忆。现在看来要找的记忆可能不止童年。

梅苏特短暂地茫然了一瞬间,紧接着却是诡异的“果然如此”和不知名的愤慨。他果然还是讨厌现在的状况,始终被“过去”牵着鼻子走,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见过去的影子。过去很重要吗,某种意义上没错它很重要,对他们来说尤其重要,因为他们都牵涉其中。可这跟他们又没什么关系,他们和过去早就不是同一个人了,除了佩尔。对还有佩尔,马上就是菲利普说的两个月期限,但这家伙究竟能不...

好久不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写文的时候没怎么跟人交流,到现在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发这篇,但不说好像又不能逼自己克服懒癌去动笔,所以也就先大致交待一下后事。
/
首先,坑会填《烧毁的诺顿》和《ASMR》,先填哪个看我那总是飘忽不定的灵感,理想状态是在填诺顿的途中完结ASMR,然后诺顿会成为结束的节点。诺顿写完会印本,这篇文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留个念想。为什么重大这事儿以后再说,首先得写完。
/
《Empty Corridors》也许会填,但填的方式多半是推翻重来,因为具有太多不确定性,所以不敢保证。不过这篇至少过了两三年了,我不提应该也没人记得。其实不想填也有想把诺顿当作真正结束节点的意思。
/
《花鸟市场》不...

原图作者不知道,如果有谁知道请告诉我,侵删。就是看完我我我我我我!【失去语言能力jpg.】感恩看见分享给我的宝宝。假装1617发了糖,我不管,就是糖。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5

日常卡文。溜了溜了。


[15]

事实上菲利普看见贝尼的动态已经是几天之后,有时候他想自己可能已经提前步入中老年,对现在所谓便捷的联络方式总不是那么感冒,甚至觉得麻烦?那些形形色色的社交软件总像是逼迫着人必须要分享点儿什么,让人知道你在干什么,然后出于不知道什么心态要关心一番。可你根本不在乎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菲利普回了一句祝福,扔下手机给Balboa倒了一碗狗粮,小黑团子埋头苦吃。今天他要回诺顿开工了,希望回家时小家伙别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像他说过的,这个地方离图书馆不远,即便走路也只要十来分钟。可自从闭馆菲利普居然再没往这个方向走过一次,以致于现在他站在正门前,并不张扬的图书馆...

【姥爷生贺】ASMR(AU)06

感不感动,敢不敢动。突然意识到居然是去年的生贺,去年的。


[06]

上司太傻怎么办,急,在线等。

梅苏特和托马斯觉得这事儿不能怪自己。我们先选了地方吃宵夜,鬼知道你们也来。我们也没藏着,没看见是你们的眼神儿不好。综上,我们不是偷听偷窥,只是不小心瞅了个正着。梅苏特和托马斯看见菲利普和佩尔走进店里时迅速为自己洗白,就差没指天发四。虽然即便发五也不能动摇两人偷窥,哦不,是围观的心。

远远看见自家上司笑得跟个智障一样,梅苏特有点心急还有点蛋疼。越看越觉得菲利普不怀好意,虽然他们的角度其实看不见菲利普。梅苏特下巴压在托马斯头顶,猥猥琐琐从椅背后探头,“总觉得你家老板在欺负我家傻上司。”...

睡过头了我错了,马上去4号扶梯!!有人吗QAQQQ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毕竟那么久没更新了。嗯随缘。
破厂上海和北京两场有没有人想“偶遇”。这里随身携带破厂明信片若干,1617特典小册子和1617木耳花猴明信片若干。如果赶得上可能有姥爷喂长颈鹿Q版钥匙扣。都是些小东西,随机掉落,具体有什么看成份和缘分。
7.17-7.19在上海,7.22-7.23在北京,其他行程不确定。
破矿的常州场因为时间问题也暂时不确定去不去。
大概是这样……诶,有什么想法评论或私信都行。
反正,我就是负责去迷路的。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4

这回是停了半年,没想到会这么久才缓过来。应该已经没人了,毕竟连自己都记不清剧情了。好想快点写完啊,然而之后也不能保证更新周期,随缘吧。


[14]

“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疯了,或者得了精神病,让我总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甚至会想这一切都是假的,佩尔是假的,托马斯梅苏特贝尼克拉斯都是假的,我也是假的,可能我在一间精神病院的房间,幻想自己遇见的所有事物。也可能像楚门,活在摄影棚里,有时候想翻找每个角落,是不是哪里藏了摄像头,把我信以为真的蠢态昭告大众。又或者……”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断了菲利普的思路,也把他从静止的小世界中拉回,周遭的事物重新开始流动。敲门声又响起,菲利普短暂地愣了一下,终...

早上在路上突然没由来想起如果你短退役会有什么反应,几个小时后看见赛季末确认退役的消息,当时整个人陷入某种操蛋的情绪,不是因为要退役,只是早上的直觉来得太诡异。

事情本身不怎么惊奇,毕竟赛季初就有过消息,要说心理准备,足够了,甚至觉得这的确是我印象中的人。做他认为对的决定,有时候冷漠得不近人情。想了一天也不知道应该对此事如何表态,当然也不需要表态,需要的仅仅是接受退役的通知。

说来可笑,最难过的居然是本赛季欧冠将是1617最后一次发糖(虽然这签烂得没边了可万一有糖呢)今夏以后世界再无1617。早上一直在想“如果他退役了一定要发一句,‘从此世界再无1617糖,望打脸。’”结果现在就用上了。其实...

虽然本来更新就很慢不过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那啥我最近换地方换环境了,各种比较忙比较头大,冬天到了又犯懒癌想冬眠,卡文又挺厉害,综上所述就是近段时间更新很慢很慢。安顿好之后我尽力。心疼看文的大家,盆友说幸好不看我的文,要不每天都想打死我,不知为何竟有点委屈哭唧唧【没有。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3

总算卡出来了【痛哭】。手上带了一根取不下来的绳子,带了好些年,从红色带成粉白,刚才清理的时候终于断了。虽然是一时兴起带的,但真的断的时候突然难过,矫情是病。


[13]

菲利普说这真是个好问题,值得思考。语气光棍得不像他。

梅苏特看他误解了也不急着解释,先招手让托马斯站到他边上来,“以前托马斯没找到确切关联我还觉得没什么,现在他也找到了。佩尔建造,贝尼施工,克拉斯监理,托马斯设计装饰,我……图书馆的很多装饰画看上去像是曾经我干的,姑且也算装饰。按理你和诺顿的关系应该比我们更密切,但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和你相关的内容。这不正常。”

“不正常的事还少吗。”佩尔还存在才是最不正常的事。菲利普...

我是一条龙

陷入卡文深渊,感觉全世界只有我还在写姥爷和短。
看我的文的朋友能告诉我为什么还在看我的文吗,是为了看1617还是为了看穆厄花猴或者别的西皮,或者不是为了西皮是因为别的什么?能告诉我吗,我被一些诡异的情绪搞得很焦虑,想找一些答案。请告诉我好吗。

最后讲个笑话,我是一条龙,因为I'm alone。

发现一颗陈年老糖,甜到齁住。两个人都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花:“我的‘洗车小哥’。”我♂ 的。


视频简介↓

在一次赌局中,亨特拉尔不幸下错注,如今,作为输家的他正拿着刷子和水枪,帮赫韦德斯洗车,还挑起了一场水枪大战...


【姥爷生贺】ASMR(AU)05

好久不见哈哈哈哈。别打我。


[05]

时间向前追溯两分钟,佩尔揉着眼睛,睡醒不久眼睛有些睁不开。菲利普看他翻着白眼不停眨眼揉眼睛,不停眨眼,“你怎么?”

佩尔眨着眼,眼眶发红,“可能眼睫毛掉进眼睛了。”

“别动,我给你看看。”说着菲利普凑到佩尔面前,帮他找那根碍事的眼睫毛。

梅苏特和托马斯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了。所以等他们再偷偷摸摸凑向门上的玻璃窗,菲利普和佩尔已经分开了。佩尔还在眨巴不舒服的眼睛,菲利普却开始看手机,托马斯怎么还没到。梅苏特松了一口气,心下又有点遗憾,遗憾什么不可说。

“咳咳。”托马斯咳嗽两声,提醒梅苏特收起他的遗憾,顺带提醒菲利普他来了。虽然他自己也很遗憾哒!...

【NK番外】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突然想起这篇还没发上来。主默新带穆厄。最后一篇番外,然而我果然不适合写番外。以后果然还是不要勉强自己写番外了。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梅苏特!菲利普叫我们去打牌!”托马斯顾上电话冲房里喊。

梅苏特端着两杯咖啡,“急什么,反正肯定是曼努最后到。”

“他搬家你忘了?”搬到菲利普家附近了。梅苏特手一顿,“你们公司最近很闲啊,总是叫打牌。”难得他休假专程来看这个二百五。

托马斯挠挠头,“最近是比较闲,菲利普说前段时间出差没怎么打牌,憋坏了。”

梅苏特:“……”

托马斯吃着饼干,顺手喂了一块儿给梅苏特,“叫上佩尔多好。”梅苏特按按托马斯头顶的一团杂...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