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5

日常卡文。溜了溜了。


[15]

事实上菲利普看见贝尼的动态已经是几天之后,有时候他想自己可能已经提前步入中老年,对现在所谓便捷的联络方式总不是那么感冒,甚至觉得麻烦?那些形形色色的社交软件总像是逼迫着人必须要分享点儿什么,让人知道你在干什么,然后出于不知道什么心态要关心一番。可你根本不在乎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菲利普回了一句祝福,扔下手机给Balboa倒了一碗狗粮,小黑团子埋头苦吃。今天他要回诺顿开工了,希望回家时小家伙别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像他说过的,这个地方离图书馆不远,即便走路也只要十来分钟。可自从闭馆菲利普居然再没往这个方向走过一次,以致于现在他站在正门前,并不张扬的图书馆...

【姥爷生贺】ASMR(AU)06

感不感动,敢不敢动。突然意识到居然是去年的生贺,去年的。


[06]

上司太傻怎么办,急,在线等。

梅苏特和托马斯觉得这事儿不能怪自己。我们先选了地方吃宵夜,鬼知道你们也来。我们也没藏着,没看见是你们的眼神儿不好。综上,我们不是偷听偷窥,只是不小心瞅了个正着。梅苏特和托马斯看见菲利普和佩尔走进店里时迅速为自己洗白,就差没指天发四。虽然即便发五也不能动摇两人偷窥,哦不,是围观的心。

远远看见自家上司笑得跟个智障一样,梅苏特有点心急还有点蛋疼。越看越觉得菲利普不怀好意,虽然他们的角度其实看不见菲利普。梅苏特下巴压在托马斯头顶,猥猥琐琐从椅背后探头,“总觉得你家老板在欺负我家傻上司。”...

睡过头了我错了,马上去4号扶梯!!有人吗QAQQQ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毕竟那么久没更新了。嗯随缘。
破厂上海和北京两场有没有人想“偶遇”。这里随身携带破厂明信片若干,1617特典小册子和1617木耳花猴明信片若干。如果赶得上可能有姥爷喂长颈鹿Q版钥匙扣。都是些小东西,随机掉落,具体有什么看成份和缘分。
7.17-7.19在上海,7.22-7.23在北京,其他行程不确定。
破矿的常州场因为时间问题也暂时不确定去不去。
大概是这样……诶,有什么想法评论或私信都行。
反正,我就是负责去迷路的。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4

这回是停了半年,没想到会这么久才缓过来。应该已经没人了,毕竟连自己都记不清剧情了。好想快点写完啊,然而之后也不能保证更新周期,随缘吧。


[14]

“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疯了,或者得了精神病,让我总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甚至会想这一切都是假的,佩尔是假的,托马斯梅苏特贝尼克拉斯都是假的,我也是假的,可能我在一间精神病院的房间,幻想自己遇见的所有事物。也可能像楚门,活在摄影棚里,有时候想翻找每个角落,是不是哪里藏了摄像头,把我信以为真的蠢态昭告大众。又或者……”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断了菲利普的思路,也把他从静止的小世界中拉回,周遭的事物重新开始流动。敲门声又响起,菲利普短暂地愣了一下,终...

早上在路上突然没由来想起如果你短退役会有什么反应,几个小时后看见赛季末确认退役的消息,当时整个人陷入某种操蛋的情绪,不是因为要退役,只是早上的直觉来得太诡异。

事情本身不怎么惊奇,毕竟赛季初就有过消息,要说心理准备,足够了,甚至觉得这的确是我印象中的人。做他认为对的决定,有时候冷漠得不近人情。想了一天也不知道应该对此事如何表态,当然也不需要表态,需要的仅仅是接受退役的通知。

说来可笑,最难过的居然是本赛季欧冠将是1617最后一次发糖(虽然这签烂得没边了可万一有糖呢)今夏以后世界再无1617。早上一直在想“如果他退役了一定要发一句,‘从此世界再无1617糖,望打脸。’”结果现在就用上了。其实...

虽然本来更新就很慢不过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那啥我最近换地方换环境了,各种比较忙比较头大,冬天到了又犯懒癌想冬眠,卡文又挺厉害,综上所述就是近段时间更新很慢很慢。安顿好之后我尽力。心疼看文的大家,盆友说幸好不看我的文,要不每天都想打死我,不知为何竟有点委屈哭唧唧【没有。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3

总算卡出来了【痛哭】。手上带了一根取不下来的绳子,带了好些年,从红色带成粉白,刚才清理的时候终于断了。虽然是一时兴起带的,但真的断的时候突然难过,矫情是病。


[13]

菲利普说这真是个好问题,值得思考。语气光棍得不像他。

梅苏特看他误解了也不急着解释,先招手让托马斯站到他边上来,“以前托马斯没找到确切关联我还觉得没什么,现在他也找到了。佩尔建造,贝尼施工,克拉斯监理,托马斯设计装饰,我……图书馆的很多装饰画看上去像是曾经我干的,姑且也算装饰。按理你和诺顿的关系应该比我们更密切,但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和你相关的内容。这不正常。”

“不正常的事还少吗。”佩尔还存在才是最不正常的事。菲利普...

我是一条龙

陷入卡文深渊,感觉全世界只有我还在写姥爷和短。
看我的文的朋友能告诉我为什么还在看我的文吗,是为了看1617还是为了看穆厄花猴或者别的西皮,或者不是为了西皮是因为别的什么?能告诉我吗,我被一些诡异的情绪搞得很焦虑,想找一些答案。请告诉我好吗。

最后讲个笑话,我是一条龙,因为I'm alone。

发现一颗陈年老糖,甜到齁住。两个人都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花:“我的‘洗车小哥’。”我♂ 的。


视频简介↓

在一次赌局中,亨特拉尔不幸下错注,如今,作为输家的他正拿着刷子和水枪,帮赫韦德斯洗车,还挑起了一场水枪大战...


【姥爷生贺】ASMR(AU)05

好久不见哈哈哈哈。别打我。


[05]

时间向前追溯两分钟,佩尔揉着眼睛,睡醒不久眼睛有些睁不开。菲利普看他翻着白眼不停眨眼揉眼睛,不停眨眼,“你怎么?”

佩尔眨着眼,眼眶发红,“可能眼睫毛掉进眼睛了。”

“别动,我给你看看。”说着菲利普凑到佩尔面前,帮他找那根碍事的眼睫毛。

梅苏特和托马斯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了。所以等他们再偷偷摸摸凑向门上的玻璃窗,菲利普和佩尔已经分开了。佩尔还在眨巴不舒服的眼睛,菲利普却开始看手机,托马斯怎么还没到。梅苏特松了一口气,心下又有点遗憾,遗憾什么不可说。

“咳咳。”托马斯咳嗽两声,提醒梅苏特收起他的遗憾,顺带提醒菲利普他来了。虽然他自己也很遗憾哒!...

【NK番外】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突然想起这篇还没发上来。主默新带穆厄。最后一篇番外,然而我果然不适合写番外。以后果然还是不要勉强自己写番外了。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梅苏特!菲利普叫我们去打牌!”托马斯顾上电话冲房里喊。

梅苏特端着两杯咖啡,“急什么,反正肯定是曼努最后到。”

“他搬家你忘了?”搬到菲利普家附近了。梅苏特手一顿,“你们公司最近很闲啊,总是叫打牌。”难得他休假专程来看这个二百五。

托马斯挠挠头,“最近是比较闲,菲利普说前段时间出差没怎么打牌,憋坏了。”

梅苏特:“……”

托马斯吃着饼干,顺手喂了一块儿给梅苏特,“叫上佩尔多好。”梅苏特按按托马斯头顶的一团杂...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2

【队短生快!】本章已补齐。

本来说一年完结这篇,结果又想多,这章卡了半个月也不明白为什么。


[12]

火车上空位不少,菲利普身旁的空位也不显得太突兀。佩尔扒在窗边,看着窗外大同小异的风景从眼前掠过,继汽车后,佩尔终于又有机会感受一次现代的火车。

“这可比我那时候快多了。”佩尔扒在窗框上摇头晃脑,头顶上支棱的呆毛张牙舞爪乱晃着。菲利普斜在座椅上,假装自己在看风景,实际视线被佩尔挡了大半。

佩尔没听见菲利普回话才想起这不是在家,转头看着菲利普又说了一次,“这可比我那时候快多了。”菲利普点点头,摸出小本子写了一行字,“头手别伸出窗外。”

佩尔头凑到本子边上,“好好我知道了。”说完脸压...

【姥爷生贺】ASMR(AU)04

日常卡文,日常三分钟热度沉迷游戏。


[04]

佩尔被一阵蜂鸣吵醒,这是16号技师给他设的闹钟。

每次睡前佩尔都觉得自己能精神百倍地醒来,而事实却总是他像咸鱼一样瘫在床上连翻身都嫌累。

“唔……”佩尔手臂伸得老长,在床头柜上艰难摸索着,还没摸到闹钟就被一只手抓住,扰人清梦的闹钟也停了。真好。

佩尔抬起沉重的胳臂,竖起一根食指,“一。”他觉得他大概把这个字说出来了,也表达出他想再睡一小时的意思。手一垂,又昏迷在床上。

菲利普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佩尔其实什么都没说出来。犹豫一会儿,想今天来时佩尔说周末总算能休息一阵,菲利普索性不再叫他任他睡。只帮他关了门就又出去了。

佩尔加了一周班,...

【堆堆生贺】神经猫和二逼狗

堆堆生快!  主木耳,带1617。日常向。

失心疯地想养猫终于写了。本来想猫拟,纵观各种猫没有哪个像二娃。

配合BGM食用更佳:Long Gone Lonesome Blues - Hank Williams


===================


[房客]

佩尔刚把托马斯带进来的时候梅苏特有点紧张。因为托马斯是一只狗。


[假象]

那只狗看上去很严肃,眼睛是冰蓝色的。梅苏特觉得自己的地盘受到了侵害。


[炸毛]

梅苏特炸着毛躬起背,对着托马斯也对佩尔发出低哑的咕噜声。他很生气。


[黑色]

托马斯终于...

【姥爷生贺】ASMR(AU)03

突然决定带上木耳玩儿。突然忙了几天,现在有点半死不活。

NK已全部发出,不出意外明后天大家就能收到,欢迎repo。


[03]

梅苏特叫佩尔一起出去玩儿的计划又告吹了。佩尔居然又要去体验店,说什么昨晚看了BM的直播首播,今天抑制不住洪荒之力要去实体店和16号技师“相亲相爱”,早上就和小店长说好了。

梅苏特听得一头黑线。难得托马斯周末休假,梅苏特本想趁着这机会把自家二缺男朋友介绍给佩尔认识认识。可既然佩尔近来如此“放荡不羁”,他也就没告诉佩尔为什么要约他,顺便也没有告诉他其实托马斯也在那家体验店工作。

托马斯见梅苏特挂电话后带着特别“和善”的笑容,不禁背脊一寒,被子往脸上挡了挡,“你...

【NK番外】Ein Bild aus der Erinnerung

TKK相关。突然不想码字先放个番外出来。NK终于在路上了。

标题翻译是记忆中的画面。带一点BF,隐FKTK。自带避雷针。


[Ein Bild aus der Erinnerung]

还书那晚,托尼在马德里的青旅失眠了。盯着天花板,脑子里闪过一些杂乱无章的片段,最后又成一片空白。

“叩叩。”有人敲他的床板,扭头一看菲利克斯站在他床头,“我睡不着,陪我出去透会儿气。”托尼脑子一糊,也没多想跟着出了门。站在空旷的大街上冷风一吹,这才清醒了,反应过来盯着菲利克斯,这家伙几时会睡不着?上次去岛礁在快艇上都能睡着。

“看我做什么,还不乐意陪我出来?”菲利克斯说着,止不住打哈欠,分明困得不行。...

【姥爷生贺】ASMR(AU)02

本来昨天想写,结果刚从山里回来太困,一听ASMR就止不住睡意,偏偏就喜欢听着写。结果这么点儿内容中途看了好几个ASMR视频,有毒啊。

推荐Surge的ASMR清理耳朵

哦对差点忘了,因为智障的我忘了国庆节印厂也要放假,所以……卧槽拖成这样我已经想死了。十月中旬发NK,再晚我切腹。


[02]

佩尔忙急忙慌奔回家,加班和一群人开会扯皮好不容易才下班,都快赶不上BM大大的直播了。对,BM要开直播了,今天首播。用光速洗完澡佩尔湿着头发坐到电脑前面,总算赶上了。他上星期还在跟菲利普说想看BM大大直播,这星期就真直播了。简直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幸福啊。

直播还没开始,佩尔戳开BM个人空间视...

【姥爷生贺】ASMR(AU)01

姥爷生快0w0早日康复早日复出。

时间比较匆忙没写完,明天争取再更一部分,尽量国庆假期内完结。以及国庆的前几天会出门。近日沉迷ASMR,每天早上享受耳机线捆绑play。

文内会解释ASMR是什么,没听过ASMR的朋友可戳视频感受

1617,短篇。本文纯属虚构,并没有ASMR实体店这样的存在。


[01]

佩尔站在门前少见的有点紧张。国内开了第一家ASMR实体店,还开在他家附近,这让他毫不犹豫跑来了,站在门口却莫名觉得自己需要再多点勇气。

ASMR,又称颅内高潮,通过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市...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1

咳都快不记得前文了,要是发现bug求告知。这生贺一年能写完吗。


[11]

梅苏特换着角度拍了几张,一屁股盘坐在草地上歇气,被那团毛线追着跑了十来分钟,这会儿停下梅苏特的心脏还维持着几乎跳出胸腔的速度。毛线看到梅苏特坐在那儿几次想凑过去都被托马斯又拖回去。

“我第一次看见活的匈牙利牧羊犬!”托马斯很兴奋,抱着那团毛线舍不得放手。梅苏特也是第一次见着品种,可以的话他宁愿永远没见过。不过既然见到了,此犬又实在长得与众不同,虽然隔了八丈远,梅苏特眼睛还是不时往狗身上瞟。毛线团也玩儿累了,往地上一趴,梅苏特越看越觉得,给我一根棍子,我可以把它变成拖把。

“拖把”拱了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托马...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