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19

[19]

克里斯一晚上都极度亢奋,他亲到了!他亲到了!虽然严格意义上那叫蹭,但总归碰到了。克里斯偷偷抬起眼皮看靠在床头戴着耳机闭目养神的曼努埃尔,见曼努埃尔无所察觉又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脖子右边那块皮肤就是他刚才碰到的地方,那触感和用手抹嘴不会差多少,克里斯却觉得一定有哪里不一样。

一遍一遍用目光描摹着曼努埃尔的轮廓,看他阖上的眼帘和上翘的眼睫毛,看他的鼻子和微微嘟起的嘴,下颌和脸侧冒出了小胡茬,比来时瘦了不少但依然肉肉的下巴,还有因仰头舒展的脖子,喉结不时小小动一下。克里斯死盯着喉咙那块儿,突然生起狠狠咬下去的冲动。

曼努埃尔睁开眼睛,他一直没睡着,但他不知道睁开眼睛后该怎么和克里斯相处。好在年轻人也不是一直精力充沛,没过多久隔床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还夹杂了轻微的呼噜声。关掉克里斯没来得及关的房灯,曼努埃尔轻手轻脚拿了一件薄外套带上门出去了。

月亮还是撑得滚圆,天气很好,看得清漂浮的云。又想晃荡上草坡没想到草坡上还有别人。

“我以为是托马斯或者卢卡斯在这里,”曼努埃尔绕过梅苏特走到三脚架后,“拍月亮?”

“托马斯睡了。太早我睡不着,帐篷有点闷,借相机出来了。”梅苏特对曼努埃尔的到来没有惊讶,他听到了身后的窸窣声。

“要不咱俩换?你去房间我去帐篷。”曼努埃尔翻看着梅苏特先前的拍摄成果,歪着脑袋盯了一会儿,“焦短了,你该去借一个长焦镜头。”

“谁跟你换。拍着玩儿,总共也没几张,只是找借口出来。”梅苏特从相机包里掏出一张塑胶垫铺在草地上,面朝月亮一屁股坐下去,抬头问曼努埃尔,“坐吗?”曼努埃尔关了相机,把梅苏特往边上挤了挤,“我们多久没见了?”梅苏特知道他说的不是拍摄期间分散的短暂时间,“没算过,你算过吗?还是说你想数?”说着掰着指头,“1,2,3……”曼努埃尔按下梅苏特还在数的手指头,“别数了,瘆得慌。”

梅苏特也没嘲笑他,望着草坡下方的阴影,良久,“我记得你说过不会离开盖尔森基兴。”

“还小的时候心也就那么小,长大才发现世界还有那么大,”曼努埃尔笑,带着几分自嘲,“谁想离开呢,但总要做一些选择。”梅苏特没接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他们太久没见,他也不知道这些年曼努埃尔身边发生了什么。

“有时候挺羡慕你的。”梅苏特睁大眼睛瞪他,不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记得你家搬去马德里的事吗?”曼努埃尔盯着月亮,“我说了你别笑我,听说你要离开的时候我抱着熊哭了一晚上,别笑!想笑也憋着!没错就是你知道的那只熊,”曼努埃尔愤愤,随即变得平淡,“你走那天我差点又哭了,但你从头到尾就跟没事人一样,像只是要出去郊游。”梅苏特皱着眉头想,隐约记得他走时拎着熊的绿胖子眼眶很红,但其他不太记得,连带着当时的心情也不太记得了。

“你的人缘不错?”梅苏特不知道曼努埃尔的思维又跳跃到哪里,翻了个白眼,“当然。”

“但你从来都很干脆。不管是别人要离开还是你要离开,”曼努埃尔从脚边拔了一把草,捏在手上一根一根往前扔,“好像从来不会为某个人或某个地方牵绊。”

“你是拐弯抹角说我没心没肺。”

“当时我一直在想你这混蛋都舍不得为我们哭一下,很久之后才从妈妈们的‘妇女谈话’里知道你没哭但也没睡好,半夜起了几次,”曼努埃尔把手上剩下的最后几根草扔到梅苏特头上,“也不是那么没心没肺,顶多不擅长表达。”

“说得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梅苏特刨开头上的草扯了一把扔到曼努埃尔身上,“爱哭鬼,你的泰迪熊呢?”

“那都是过去!过去的事了!”

“说得你好像舍得扔了它。”

“你怎么知道我没扔?”

“那你扔了吗?”

“没。”

“你看我不是猜对了吗。”梅苏特一脸得意。曼努埃尔却没有被得意的梅苏特吓到,“你也就现在得意。”

“什么意思?”

“从来不哭的梅斯总会有哭的一天,当然如果没有那天会更好,但总会有的难道不是吗。”

“我怎么觉得你真是个混蛋。”

“混蛋都喜欢说实话。”

“那么喜欢说实话的混蛋告诉我你对小崽子是怎么想的?全世界都看出来了我不信你没看出来。”梅苏特被逼得有点急赶紧搬出其他话题。意料之中曼努埃尔没在之前的问题上继续,而是陷入沉思。但陷入沉思的不止曼努埃尔,梅苏特垂下眼目光在脚边游移,手指无意识卷弄手上的草。曼努说得没错,总有一天他会因为某件事某个人哭,而这一天或许不会太远,但他不打算现在把这件事告诉曼努。也许他还是一如既往不擅表达。

“我想看他会做到哪一步。”曼努埃尔的话幽幽飘进耳朵。

“什么哪一步?”梅苏特不太明白。

“说不清楚,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曼努埃尔有点烦躁,梅苏特没有催他,等他整理好的思绪,“我不知道他是心血来潮还是别的什么,心里没底。”梅苏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曼努埃尔,上下逡巡了好几圈,“小崽子比我想象的还厉害。”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梅苏特突然也想知道克里斯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小崽子挺厉害,让曼努跳过到底喜不喜欢的阶段,直接蹦到了如果他们在一起能持续多久的问题上。说白了就是已经喜欢了。但当事人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早就跳进大坑。小崽子最好是认真的,如果只挖坑不陪着曼努一起跳坑,他一定踢也把小崽子踢下去,怎么说也是一起长大的隔壁邻居,要欺负也是他来欺负轮不到别人。这么想着梅苏特伸手捏了一下曼努埃尔的肉脸,曼努埃尔躲闪不急被捏了个正着,他曾经的邻居还是一如既往手欠。

“别以为你转移话题我就忘了之前的话题,”曼努埃尔揉着脸冷不丁开口,“我也没别的意思,以前是搬家了,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见面,真遇到要哭的事我勉强不嫌弃你,可以听你说说。”梅苏特对一脸得意的曼努埃尔翻了个白眼,声音却有点低沉,“多事。”


等菲利普洗完澡回房间,佩尔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和清醒时如同患了多动症不一样,佩尔睡觉很安静,别说打呼噜,甚至呼吸都像被刻意放轻了,安静得像不存在一样。菲利普盯着熟睡的侧脸,佩尔脸上的胡茬难得都剃干净了,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他又想起刚认识时的佩尔,但和那时的佩尔又有区别,说不上是怎样的不同,像是多了点风霜,但又不全是,总归是时间的印记。现在这张脸看上去沉稳很多。

菲利普捡起被佩尔挤到地上的短裤,佩尔居然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就睡着了,连短裤都没来得及穿上,被子一个角随意搭在腰部,两条线条匀称的长腿大喇喇露在外面,也是真累着了,毕竟在外面跑了大半月。菲利普拿着佩尔的及膝短裤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能当七分裤穿了。也不管佩尔能不能看见,菲利普横佩尔一眼把裤子扔回床上,坐在自己那张床的床沿擦头发。

农忙季节农场多余的空房间顿时变得紧俏,在高山草地牧场剧组只借到三个房间。平日人员分散在外面,三个房间绰绰有余偶尔还有空房间,但所有成员回归和新成员到来一下房间就不够住了,原本住在农场的几人都主动提出去住帐篷,把房间让给当了十几天不等的“野人”队友。菲利普近来的主要活动场所也在农场附近,本想把房间的床让给托马斯,他和梅苏特住帐篷。但托马斯听说梅苏特住帐篷二话不说抱着睡袋吼着“梅苏特!”跑出去了,菲利普也懒得跟他争,抱着睡袋回了房间。佩尔看到菲利普进来愣了一下,“托马斯呢?”

“他非要去住帐篷,”菲利普抹脸,“怎么,不欢迎我当室友吗?”佩尔这才笑开了,“欢迎,怎么不欢迎呢。”

菲利普也知道以现在的情况让他和佩尔单独相处太长时间不是什么好事,但看到托马斯抱着睡袋跑着风骚的“S”路线去找梅苏特后,他还是决定增加这些独处时间,而后忽略了他可以让米洛住房间他去睡帐篷等解决方法。

他想起了佩尔的决定,“以后我能见你的机会就更少了”,他记不清佩尔说这句的语气,但记得内容就够了,能见的机会就更少了。他绞尽脑汁想了想除了在DFB剧组他们能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有时候他会想让佩尔别离开,他也不离开,可他也知道他们都是理智的人,绝不会因为一句话或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就改变决定。况且见面干嘛呢?如果他们见面能改变什么或者发生什么说不定两人就都不理智一次了。可他们都不需要改变或者发生什么,这些事太多余了。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更准确的说,是他有自己的生活。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佩尔,都不会允许他的生活被这些多余的事破坏。菲利普抬手按着太阳穴仰到床头去,闭眼冷静一会儿,扭头看着睡得昏天黑地的人,想想还是下床给佩尔盖好被子,即使夏天这里的夜晚气温也不会太高。顺手关掉过于明亮的房灯,菲利普靠回床头在夜色里用视线勾勒佩尔的轮廓。揉着头发看向窗外,月光如水,但菲利普知道他的心情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TBC.


#图书馆真是好地方。

#每隔一段时间胃都要不舒服那么几天。


×本来想写啊宽的剧情发现又没机会了,我果然是很能拖剧情的

评论(9)
热度(41)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