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草皮生贺】花鸟市场(AU)04

不得不思考一下到底会写多长,拖太久了还是加个传送门。

花鸟传送门:花鸟01   02   03    

本文背景同:拐角隔壁   拐角隔壁·续


[04]

看时间差不多,曼努靠在门边等人,顺便思考想一会儿如何以帅气的姿态挽回一下昨晚塞到酒瓶里的形象。曼努连用哪只手打招呼都想好了,长这么大还没这么丢过人,梅苏特能用这事笑他三年,不,也许是十年。好在克里斯是正经人,否则被卖了都不知道。

曼努在门边(自以为很帅)站了大半天,克里斯还是没影儿。不该啊,就算找不到路多兜几个圈子也该到了。就在曼努开始思考要不要给克里斯打电话时,一辆自行车“咻”的从面前飞过,脑门儿上搭着的几根毛都带飞了。正要骂人,看到自行车一个急刹再来个急转弯掉头,这人看上去好眼熟,然后这个好眼熟的人奔着他冲来,自行车在离他半步远的地方刹住,车往地面歪斜一点,一条腿撑住地面,腿的主人一边取头盔一边送了他一个笑,“曼努。”

曼努木着一张脸,你出场这么拉风真的好吗,和昨天说好的不一样啊!仔细一看居然跟他还是同款车型,不过克里斯的车架是绿白色的。

“咳,”曼努干咳一声也不去想自己的形象什么了,“先进来再说。”不过其实如果你真要想形象好一点换身衣服就行了,你不知道自己穿得像灾难片吗。好吧他真不知道,而克里斯也没有嫌弃,至少现阶段不嫌弃。

“胖子!胖子!傻!傻胖子!”听见开门声鹦鹉胖子用他嘹亮的大嗓门开始呼唤他的仆人曼努胖子,曼努脸黑了一半,昨天我还夸你今天你就这么砸我场子,可鹦鹉胖子才不管这些,边叫边跳,“胖子!胖子!”

克里斯一看这蓝色的家伙眼睛都直了,花鸟市场还是以花草为主,鹦鹉一类不少但这么漂亮的家伙可不常见,思量一下克里斯还是谨慎的在钢架半米外蹲下跟胖子打招呼。

“喂!”曼努急了他给胖子戴的链条可不止这么点儿长度,“退……!”还没说完胖子已经冲克里斯飞去了,稳稳停在克里斯手臂上,脑袋还凑过去亲密的蹭蹭。

什么情况,曼努满头黑线。克里斯接受了胖子的示好,转头看曼努,“什么?”脸上很疑惑。

“没事。”曼努的心在滴血,胖子都没对他这么亲密过。克里斯摸摸胖子脑袋上的毛伸臂让它回钢架,起身打量曼努半晌,“你想要什么样的?”

“什么什么样的。”曼努表示你这跨度有点大啊我跟不上趟。

“给胖子的房间。你是想直接用空房间改造还是重新搭框架?”克里斯原本还想造景造价略高可能不适合曼努,可在看到曼努的房子后克里斯果断抛开了先前的念头,想太多。

“重新搭吧,感觉大一点。”曼努指着后院张开双臂,示意要大,还是要大。克里斯来之前是打过腹稿的,曼努的选择也在他的预期中,到后院看了一圈后克里斯从背包里摸出速写本和笔开始话示意图,“那我的想法是……”这时候曼努也忘了他只是叫克里斯来出主意参考的,凑过去听构想。

克里斯的构想其实挺简单,但实施起来很麻烦,介于已经知道曼努是个壕,克里斯毫不手软报了造价最高的方案,虽然具体造价还没来得及算,不过听起来就很贵了。首先,他们要在后院搭钢结构框架。第二要贴玻璃,这是曼努要求的,曼努说想要一个更接近自然的状态,好吧我们来接近自然,阳光要自然,砖墙走开,玻璃的价格咱们再说。第三植被要自然,克里斯说好的,花店老板说这些植物可以搞到,价格咱们再说。第四是水电设备安装,通水通电是必须的,还有通风装置。你说要过冬,好的咱们装空调装紫外线装置,这么大的空间装多少怎么装咱们再说。哦对还有热带雨林的植物在这里怎么存活的问题,克里斯表示造景就是折腾这玩意儿的,所以我们还得加上洒水喷头空气加湿器等一系列模拟当地环境所需的设备,这些价格,我们都可以再说……

明明是一个一听就贵得吓人的方案,可曼努听完竟觉得对,我就是要给胖子这么一个拟真的环境,说吧,什么时候可以给具体方案。

克里斯不自然咳一下,到底没好意思继续坑熟人,“你不考虑一下价格?这方案造价不是一般的高。”再添点都够买单身公寓了。曼努杵着下巴沉思两秒,大手一挥,“没事我有钱。”克里斯噎了一下,有钱就是任性嚯。不过方案是他报给人的,这槽吐得不太站得住脚。

遇见这么大方的顾客克里斯不高兴是假,那么问题来了,第一次碰见这么大的活他个孤家寡人怎么扛得下来。庭院里胖子又开始叫“胖子!”克里斯抹了一把脸,用无比遗憾的语气告诉曼努这方案由专业一点的公司来做更好,他不介意帮忙跑腿,顺便观摩一下别人怎么操作。而总有那么些人不走寻常路,曼努埃尔算其中一个。

庭院里胖子不停叫着胖子傻胖子,其实他叫的是“傻”和“胖子”,可反正连起来都是傻胖子。克里斯的目光已经被后院的壁画吸引,那些是曼努自己画的,梯子还立在墙边。此时曼努也在打量克里斯,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心大,之前他先联络贝尼克拉斯打听了一番,后又自己简单查过资料才给克拉斯打了那个扰人清梦的电话。这么看来,克拉斯今天一天的好眠都算被这胖子毁了。现在这胖子摸摸下巴,看克里斯仍半张着嘴迷茫地看着壁画,对不起你那呆愣样太傻,忍不住手一贱,伸手弹克里斯脑门,“你有认识的人能搭框架贴玻璃?”

“噢!”克里斯捂住脑门,一边疑惑曼努为什么要弹他,一边想回答曼努的问题,“哦哦哦有,那个……”你为什么要弹我。然而后面半句话曼努没有给他机会问,“水电和其他设备安装你那边能找着人搞定?”

“啊能。”克里斯揉揉额头,“你……”曼努又抢过话头,“你想给胖子一个家吗?”大概听到曼努叫他,胖子在前面叫得更大声了。克里斯却小小顿了一下,你说哪个胖子。等等这是什么问题。克里斯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不得了的事。

“嗯嗯?”曼努脑袋凑到克里斯面前要答案,克里斯吓得往后跳一步,“啊?”

“我说你想给胖子一个家吗?”曼努指指前院,胖子依然叫得欢实。克里斯心说突然凑近还以为你要亲我。等等亲,又是奇怪的念头,但这次克里斯反应很快,“想!”两个胖子都想!

“那好就你了,给胖子折腾一个家。”曼努一锤定音。

什么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每个字我都懂,可合起来我怎么好像不懂了。克里斯的大小眼里出现费解的神色。曼努终于憋不住了看着他一阵狂笑。我说你笑可以,笑不露齿懂不懂,都笑裂了说好的形象呢!

“曼努……”克里斯还不是太明白曼努在笑什么,庭院的胖子帮曼努回答了问题,“傻!傻!傻!傻!”不过胖子究竟在说谁傻有待考究,没准儿是个复数。

总之,给胖子搭房子这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后续得等克里斯拿出方案再说。

饭后和曼努一起给胖子冲了水,克里斯终于在天擦黑时出了曼努家,讲真他现在还懵逼着,曼努心多大才让他这个入造景不久的新人来操这个项目,不过就像之前说的,曼努不是全无计较,只是克里斯还不知道。

 

另一边,克拉斯和贝尼刚吃完饭准备出门散步消食。克拉斯到底又带了一盆生石花回家,这次他把生石花放在柜子上,不出意外一般情况下那只叫沙尔克的雷克斯兔蹦不上去,不过为了让这只兔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克拉斯走之前特地把沙尔克抱到柜子上指着那盆生石花,“他叫阿贾克斯二号,是你哥们儿,不准吃他知不知道?”沙尔克动动耳朵,蹦跶着换了个方向,屁股对着克拉斯尾巴摆动几下,愚蠢的凡人我等兔大爷不屑搭理,猴子同上。

“……”克拉斯沉默两秒,“别拦我,今晚夜宵我们吃烤兔。”一旁围观的贝尼早预料到结果,压着笑意搭上克拉斯肩膀,“走走,你现在放那么高他吃不到的。”揽着人到门口贝尼倒回柜子,看沙尔克又蠢蠢欲动的样子,赶紧把他抱下柜子,“笨蛋又想挨揍吗。”沙尔克动动耳朵。

“别去碰阿贾克斯二号,吃了阿贾克斯你没见他多难过吗。”贝尼揉揉沙尔克后颈,雷克斯兔鼻子动动,转头看看门口不开心的克拉斯一下趴地上了,好吧看上去知道错了,贝尼摸摸他耳朵,“好了好好看家我们一会儿回来。”

克拉斯余光扫了一眼委委屈屈趴地上的沙尔克,出门后,“你骂他了?会不会太狠了一点。”

“心软了?”贝尼按上克拉斯后脑勺,“之前是谁说‘肉兔就该有肉兔的自觉’?”

“那不是生气吗。”

“现在不生气了?”

“生气……”搁谁都生气,克拉斯养阿贾克斯的时间比贝尼养沙尔克的时间还长,“生气又不能让他把阿贾克斯吐出来。”克拉斯闷道,贝尼知道他只是不开心,和生气已经没多大关系。至少,不会让沙尔克当肉兔。

“说起来,你真的要管新的那盆叫阿贾克斯二号?”贝尼说这名字的时候嘴角不自觉抽了一下,不觉得很蠢吗。

“那叫什么?”

“好吧。”二号就二号,你开心就好。

 

时间稍稍向前追溯一点。杰克抱着石头花和生石花回家时卡鲁姆还没下班,杰克想想他们的咖啡厅幸灾乐祸道,“可怜的服务业。”

客厅笼子里一只松鼠在跑轮里转得欢实,看到有人回来从跑轮上窜下,扒着笼子看来人,小鼻子不停嗅嗅,一看就是要吃的。把生石花和石头花放好,杰克坐在笼子前面,“吃吃吃,就知道吃。”说着伸手用食指去戳松鼠的皮毛,另一只手抓了一小把松子给松鼠,松鼠一看抓过松子窜到笼子二层,再不理杰克,尾巴对着人开始剥松子。杰克黑着脸看着这只嚣张的松鼠,“你大爷的。”回敬他的是半颗松子壳。

“……”杰克瞪他,“信不信我揍你!”松鼠到底信不信没人知道,不过他已经很机智钻进二层的草编笼子不出来了。杰克瞪了半天没个所以然,起身去厨房觅食。你不能指望两个二十岁出头的男人时时记得家里的补给,继松鼠之后杰克又和冰箱剩下的四分之一个披萨大眼儿瞪小眼儿瞪了半天,“该死的服务业。”卡鲁姆那小子什么时候才回来,他饿了。

松鼠又开始在跑轮上飞奔,杰克躺在沙发上,肚子上搁着那盆生石花,拿着手机给卡鲁姆发邮件。

“我饿了。”

“家里没吃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

“告诉你叔叔我饿得要吃他的松鼠了。”

不出半分钟卡鲁姆的电话来了,“杰克,你先吃冰箱里的披萨我一会儿回来,还有混蛋叔叔说如果你吃松鼠他扣我工资。”

“那倒是让他自己养啊。”杰克又恶狠狠瞪笼子。

“哈哈哈哈我也想看他自己养,不过后果应该是第二天我得一个人开店了,”说到这儿卡鲁姆已经变成冷漠脸了,“明明那么高个人居然怕小动物。”

“我说,那只松鼠是菲利普送他的?”杰克想了想那个和松鼠长得很像的人。

“是啊,我赌上佩尔的节操菲利普是故意的。”

“是情趣吗。”

“大……”概还没说出来,佩尔的声音响起,“工作时间打电话,罚款。”卡鲁姆斜眼,“就许你工作时间和菲利普玩儿吗。”

“我没有玩儿。”

“好吧你自己养松鼠。”卡鲁姆扔出杀手锏。

“我错了。”佩尔举起双手。

电话那头杰克挂了电话,觉得晚饭不能指望卡鲁姆了,穿鞋出门,还是他去超市买食材煮饭吧。


TBC.


注:雷克斯兔在欧美国家多为肉兔,嗯就是食用。猴子以前在阿贾克斯待过,那时候的阿贾克斯队服有桃心,所以为什么现在没有了。

评论
热度(16)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