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37

[37]

挂了电话托马斯往被子里一缩,脑袋埋进被子当鸵鸟。这是他第一次和佩尔说菲利普的事。真要说起来他俩不算特别熟,至少没熟到可以讨论这事的份儿上。本来佩尔和菲利普之间的事他也不知道的,毕竟两人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关系不错。菲利普结婚几年孩子也有了,佩尔单身也没让人觉得太奇怪,只是没想到他和菲利普有过去。

从菲利普嘴里听到这事时托马斯在喝水,水灌到鼻子里被狠呛一通,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对周围好一阵盯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才又擦擦鼻子问,“你别逗我。”菲利普一个斜眼,“那我偷偷告诉你,佩尔是个蠢货。”托马斯心说这状态不对,再细看发现菲利普面上不显但桌上的酒瓶子都空了,手指还在戳空酒杯。记忆中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菲利普喝醉。

看得出菲利普挺困扰,但究竟因为什么困扰托马斯没有机会问,菲利普只是不停重复“佩尔蠢”,“佩尔白痴”,“佩尔滚你大爷”。那晚的酒后胡话托马斯一句都没敢说出去,以至于后来梅苏特知道这件事一副惊恐样,“你居然没说漏嘴。”气得托马斯够呛。

托马斯会跟梅苏特说这件事却是因为梅苏特的一个问题,他问菲利普被人抱起来双脚离地时会不会挣扎。托马斯目瞪口呆半晌,终于又想起几年前菲利普酒后的胡言乱语,也终于意识到,认识这么些年,只有佩尔才会那样抱起菲利普,菲利普对此举不反对,还挺习惯,也不会在双脚离地后因为突然腾空惊慌。那时候托马斯才意识到,原来对菲利普来说佩尔真的是特别的。至此,托马斯和梅苏特有了共同的秘密,也有了共同的答案。

托马斯因此惶恐,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中间的感情却心照不宣就很可怕了,哪怕他们相信两人,但别人会怎么想谁都说不清,人言可畏。好在梅苏特早问过米洛这一问题,托马斯才算放下心。

那么现在呢。托马斯还缩在被子里不想出去,那句话有多糟糕他怎么会不知道,婚礼视频拍摄还有他一份。他只是下意识一问,佩尔和菲利普相识不晚,一点都不晚,说不定还在克劳迪娅前面,但中间的故事他不知道,也不需要告诉他。他只需要知道菲利普结婚了家庭圆满,佩尔和菲利普保持现状就可以了。

在床上翻滚好一阵,托马斯终于认清现状,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也许当面道歉比较好。托马斯的沮丧来得快去得也快,套上外套翻身下床在背包里翻出几张存储卡,戳开电脑打开剪辑软件,这几张卡上都是他用自己的DV和组里摄像机携的私料,内容都是拍摄幕后,他比以往更期待把它们剪成一个完整的视频,他已经知道一些人会离开,最后一次合作怎么能不好好留下纪念。

再次看片段里佩尔和菲利普的互动,除了看身高差和反差萌,托马斯突然鼻头一酸,他和所有知情人一样不希望现状有什么改变,也知道菲利普和佩尔的感情只会是一段记忆,菲利普热爱他的家庭,托马斯总在菲利普钱包夹层看到新的家庭合照。总有些感情抱憾而终,但除了遗憾,托马斯也希望这段感情的结束看起来美好一点,就当是他任性。

这时候托马斯也终于想通了,如果梅苏特不来慕尼黑,那就不来好了,不待在一起但总有机会在一起,不至于连在一起的机会都没有。然而他还不知道,就在他“想通”的途中,机会已经又远了一步。

 

佩尔看着梅苏特表情,似乎想看出点儿什么,但梅苏特和往常一样,还简单粗暴地评价伦敦的食物味道糟糕。佩尔想说味道更糟的你还没吃过,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吧,我不怀疑你的认真,但为什么选这个项目。”按理他不该问的,可他仍怀疑梅苏特选项目是不是因为托马斯。

“的确有一部分托马斯的原因,暂时不想和他碰面,”梅苏特不否认,佩尔有时候觉得梅苏特是不是会读心术,“我不会读心术。”佩尔干脆利落闭嘴,比了个手势,你说。

“这个项目很符合我的一些想法,我想去看看。和巴伐利亚几乎把队医当摆设的项目不一样,它没有队医不可能成立,我不希望它折在还没起步的时候。”

“那可能会没命回来。”参加这种项目一般都是身后没什么牵挂的单身汉。

“那就真的是命了。”

“原来你还信命。”

“我信阿拉。”差点忘了梅苏特信伊斯兰。

“那托马斯?”佩尔不得不把这个问题摆在台前。

“我说过我不会等太久,”佩尔还没来得及吐槽你才等了多久,梅苏特又道,“不管有没有他,想去看的还是会去。”佩尔噤声,梅苏特脑袋清醒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说什么都没用,索性换了话题,“那你至少会跟他说一声?”

“说一部分吧。”梅苏特没想过瞒着托马斯,项目走的时间不短,瞒也瞒不住,但什么时候说,说哪部分由他来决定。

 

克里斯心安理得在曼努埃尔家住了几天,每天跟着曼努埃尔游玩盖尔森基兴,还顺便带曼努埃尔去波鸿转了一圈儿。不用参与后期制作两人的假期比其他人都长,尤其起克里斯这个前伤号,据说他完全不记得被撞之后的事,当然也忘了自己说过曼努埃尔像泰迪,只是每天欢欢喜喜得把曼努埃尔当成个大泰迪熊充当抱枕。曼努埃尔对此没辙,偏偏克里斯看着蠢蠢的居然很讨中老年妇女欢心,几天时间曼努埃尔觉得他亲娘对克里斯比对他还好,尤其在女士知道克里斯被曼努埃尔的拖鞋砸成轻微脑震荡之后更是关怀备至,其实他真的是路边捡的吧。

早上克里斯醒得早些,睁眼先看到曼努埃尔睡着微微嘟起的嘴唇,想狠狠亲下去,然而扰人清梦是不厚道的。他也想就那么抱着这只大泰迪熊直到他醒来,但他真的憋不住了,轻手轻脚下床出了房门,奔厕所解决生理问题。

放完水简单洗漱一番听到楼下也有动静,应该是女士在准备早饭,再过一会儿就该听见女士叫人起床吃饭了。轻轻推开门,还是没忍心叫醒人。想想还是去看看女士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光想着下楼忘了楼梯偏矮,脑门撞上墙面发出一声闷响,叫痛声还没发出女士先发话,“曼努我早说过楼梯撞坏了你得自己修好!”原来曼努也在这儿撞过!克里斯一阵窃喜,连疼都忘了,不知道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中老年妇女一唠叨起来想停下就困难了,“那天你还问贝尼和克拉斯怎么在一起了,还能怎么样,羡慕你也带一个回来。”

曼努埃尔在克里斯关门后也醒了,只是赖在床上舍不得起来,没一会儿就听到一声闷响,猜到克里斯也是撞楼梯上了,正想起床嘲笑一下,就听见女士认错人的话,妈今天真不是您儿子撞的。本来还只是心里吐槽,不想女士后面还有话,一听内容吓得他直接弹起来,亲妈不带这么揭老底的!好不容易从床底刨出拖鞋,开门往楼下跑,刚下楼就见克里斯站在厨房门口指着自己对女士说:“阿姨,您看我这样的行吗。”

曼努埃尔不负众望当场石化。后面的故事曼努埃尔不想提,略丢人,总归是个大团圆。

 

不同于这边的大团圆,克劳迪娅有些心慌。没几天,被离别情绪压下的不安再次浮上。克劳迪娅回忆前几日的告别,菲利普出发前往剧组参与后期制作。克劳迪娅挥着小尤里安的小手与菲利普再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菲利普在上车瞬间似乎如释重负。

她能感受到这次回来菲利普情绪的低落和沉闷,不时会看到菲利普坐在院子里发呆,起初她以为是菲利普还没习惯回来的生活,可当某个夜晚克劳迪娅突然醒来却发现菲利普不在身边,女人的直觉向来诡异,她悄悄捞开窗帘,果然看见菲利普在院子里。她看不清菲利普的眼睛,却能感觉到里面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第二天菲利普告诉她米洛佩尔和他这次之后都要退了。克劳迪娅想也许这是菲利普沉闷的原因,但总有一些不安绕在心底,她不想胡乱猜测什么,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菲利普的确如释重负,原因他不知道,或者装作不知道。项目持续的时间有点太长,长得有那么几个瞬间他快忘了自己是有家庭的人。刚回家的两天是安心,后来的几天他几乎被愧疚压得喘不过气,虽然他也知道他和佩尔什么都没发生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但背叛从来不止肉体关系,精神上的背叛也许更可怕。其实不算背叛,在和克劳迪娅结婚之前他们就是那样了,但菲利普不会用这种不能叫做理由的理由为自己开脱。离开家不用直面压力的确如释重负,心情却没有变得轻松。手机不合时宜响了,看到来电显示菲利普踩了个急刹,还好城郊没什么车,靠边停下菲利普接了电话。

“菲利普。”佩尔的声音。

“是我。”

“梅苏特打算参一个西非的项目,挺危险。我不知道他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托马斯,不过要是托马斯突然发什么疯多半跟这件事有关。”

“我会看着他的。”希望拦得住才好。

“麻烦你了。”佩尔说着客套话。

“没事。”挂上电话,菲利普握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突然轻松不少。他害怕的事没有发生,他们的合作一如以往,公事公办。佩尔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存在,他想把佩尔挖出来,至今仍未成功,现在他突然不想挖出来了,这只是段记忆,就像Brownie和Milky,只存在在他的记忆中,也仅此而已。


TBC.

注:Brownie和Milky是短曾经养过的兔子。


已经变成狗血家庭伦理剧情,也许你可以猜到过程,但最后的结局未必和你的预想一样。倒数第三章。

评论(12)
热度(23)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