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36

[36]

“菲利普。”克劳迪娅叫他,菲利普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少说抱了十分钟的足球,扔下进了房间。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家儿子似乎还没起床,“我去叫尤里安。”克劳迪娅从冰箱里拿出牛奶,表情有些无奈,“不知道是不是换季,最近他总是睡不醒。”

“也许他只是想爸爸了。”说到儿子菲利普表情柔和不少。进房间尤里安果然还在睡,呼吸声很清晰,嘴角流下的口水濡湿枕头,菲利普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压低声音,“小懒虫,起床了。”

“嗯……”小尤里安手无意识挥动想赶走打扰他睡觉的声音,撅着嘴眼睛不情不愿睁开一条缝,“爸爸……”像所有想念儿子的傻爸爸,菲利普被这声“爸爸”戳得心坎都软了。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抱在怀里,带着半梦半醒的儿子去厕所洗漱,看着儿子笨拙地拿着牙刷刷牙,“吃完饭爸爸带你去踢球。”菲利普摸摸儿子的一头软毛,小尤里安似乎很享受这个待遇,脑袋在手掌里蹭蹭才吐掉嘴里的泡泡,“好呀。”说完小尤里安献宝一样举起自己的毛巾,“爸爸你看长颈鹿。”听到“长颈鹿”菲利普猛一看发现只是儿子毛巾上的图案,长舒一口气又为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

“爸爸你怎么了。”小尤里安在爸爸面前挥着毛巾,想让走神的大人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他身上。菲利普挤出一个笑,“没事,快把脸洗了,妈妈在等我们吃早餐。”

“噢。”小尤里安撅撅嘴,乖巧地洗脸。

菲利普垂下眼,视线在脚边徘徊,他反应过激了。这反应不合适也不合时宜,哪怕这一年像催化剂一样竭力在促成什么发生,但催化剂终究只是催化剂,没有其他化学物质参与它只能一如从前,什么都不会改变。也许。

 

在家里当了几天米虫,曼努埃尔想果然有父母的孩子像个宝,虽然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有点距离,不过是真放松,一切都如此美好,除了他还是没下定决心给克里斯打个电话。按说他不是这么磨叽的人,向来想什么做什么,唯独面对克里斯他的果断像是被狗吃了。另一方面那之后克里斯也没主动联系他,按说剧组全体下山克里斯不可能不知道,但克里斯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曼努埃尔的生活中消失了。

曼努埃尔想骂人,但不知道该骂自己还是骂克里斯,或者两个都该骂。蹬蹬腿用脚把床尾的泰迪熊刨到面前,就是梅苏特说他没舍得扔的那只,颜色褪了很多,曼努埃尔几乎想不起他的本色,可就是舍不得扔还一直放在床上。女士嘲笑他说你倒是让女朋友看看这只熊。曼努埃尔没告诉她大概不会有什么女朋友了。

以他现在的体型来说这只熊真是小得可怜,把熊单手抛起又接住,反复几次他突然对当米虫的生活很厌烦,无所事事只会胡思乱想。终于他又一次躺不住了,起身准备再去厂房转一圈,上次因为贝尼迪克特和克拉斯给他的冲击过大,根本没好好转。曼努埃尔把熊往床上一扔,穿上外套准备走,一扯被子把熊也扯到地上了。曼努埃尔看着地上的熊沉思半晌,捡起来直接带出了门。带出门又觉得自己在抽风,这熊说小是真小,但也塞不进衣服口袋,他这么大块头带着一只泰迪熊出门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撇撇嘴,不太对就不太对。

这回厂房没别人了,曼努埃尔把熊半个身子塞进衣服口袋,攀着支撑架就想往上爬,爬了几梯停下,好像有点高。黑着脸下来,想以前他们经常爬上行车轨道玩儿,还从来不系安全绳,当然每次被发现都是一顿痛打或痛骂。现在想来也是一阵后怕,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上面的落脚点不过是轨道两侧每侧堪堪容下一只脚的宽度。现在决计不敢不上去了。年少时什么都敢说敢做,长大了反倒有了很多顾忌,他想这是成长,才怪,是找借口。

拍拍手上的灰,曼努埃尔扯出口袋里的熊举到面前,“你说答应他他会不会激动得哭出来?”问题一问出来曼努埃尔先僵住了,这他吗什么破问题,不该纠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吗,说得他好像很想看到克里斯哭一样,不过让他哭一哭好像也挺不错的,曼努埃尔摸摸下巴。回过神来又开始吐槽自己是什么脑回路。

“好吧,换个问题,你说我现在应该给他打电话吗?”泰迪熊微笑脸看他。曼努埃尔懊恼地抓着熊一挥,“问你干嘛,说得好像你能给我答案一样。”摸出手机,熟练按出一串数字,刚要按通话键又顿住了。

其实曼努埃尔一直有答案,就像他对梅苏特说的,他只是想知道克里斯能做到哪一步。克里斯什么都没做,又把什么都做了,然后老老实实等答案。但曼努埃尔突然想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除了被动接受克里斯进入他的生活,接受克里斯的示好,他做了什么,除了工作上的帮助他能带给克里斯什么,他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好像很勉强,那孩子还比他小好几岁,可现在反倒他更像个耍赖的小孩子。

曼努埃尔盯着那串数字看了半晌,终于又把那些数字全删了,他果然还是不想打电话,他现在就去找克里斯。纠结瞬间化为果断,曼努埃尔拎着熊就往回跑,一路都没歇气,看见女士子在院子里拿东西,隔着老远开始吼,“妈!我要去索林!根……”最后一个字还没咬完,曼努埃尔差点被自己绊倒,目瞪口呆盯着路边的家伙,“你你你你!”他突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只泰迪熊,赶紧把手背到身后,“卧槽!”曼努埃尔爆了个粗,转身就跑,和他决定去索林根一样果断。

站在路边的人大概也没想到曼努埃尔会跑,咽下叫到嘴边的名字,搁在地上的旅行包也不管了,撒着脚丫子开追。女士还没搞清楚状况,看看跑远的两人,“冒冒失失的。”

曼努埃尔也不知道怎么选的路线,只是下意识选择自己熟悉的路线竟然又跑回了厂区。看到熟悉的厂房曼努埃尔生出一种坑爹的感觉。刚才一路跑回家到底是为哪样,回头一看克里斯还跟在后面,只得边跑边喊,“你能别追了吗!”

“你别跑啊!”克里斯急道,他只想给曼努埃尔一个惊喜,现在看来是惊吓。

“……”曼努埃尔一顿,也不知道自己跑什么跑,这才停下步子哼哧哼哧喘大气,再看克里斯脸不红心不跳的,也放慢了步子。克里斯慢慢靠近,终于站在曼努埃尔面前,不是往常“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呆样,眼里尽是兴奋和克制,声音微颤,“曼,曼努。”

“等等等等,等我喘喘。”曼努埃尔忙挥手,他和这马肺没法比。挥出的手还没手回去被克里斯一把抓住,整个人都被带进臂弯里,他被圈住了,克里斯死命搂住他,“曼努!”

“是我是我,别抱那么紧。”话没说完,克里斯搂得更紧了,“你突然跑吓死我了。”

“你突然来我才吓死了。”喘过气曼努埃尔挣扎一下,没挣开,只得把手上的熊又往身后藏了藏。

“可再等下去我怕自己会爆炸,”这是上门讨债来了,“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曼努埃尔顾左右而言他,“你是炸弹吗还会爆炸。”

“现在不会炸了,我听到答案了,”克里斯抬头看曼努埃尔,“你是要去索林根找我吗?”曼努埃尔目光躲闪,“谁要去找你了。”克里斯却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搂着人蹦跶,“你,就是你要来找我。”

曼努埃尔沉默一会儿,终于把自己从惊讶中摘出来,“好吧,我是要去找你。可我先被人找上门了。”说不恼是不可能的,尤其自己的反应还这么狼狈。但克里斯不在乎,只管搂着自己的大泰迪熊,眼睛向下一扫看到曼努埃尔妄图藏起来的小泰迪熊,“你真的喜欢泰迪熊。”

“……”还是被看见了,虽然他也没真指望藏得住,终于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眼睛却看着克里斯,“对啊,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看到来电显示佩尔暗骂了一句“见鬼”闪身到楼梯间接电话,梅苏特看了他一眼继续翻看手上的资料,都是公司近期的项目,长期短期都有。他入职很顺利,还有一定自由度选择想跟的项目。这些项目经过粗略筛选现在他手上有三份企划书,今天来公司主要是进一步了解这几个项目。梅苏特人生地不熟今天还是佩尔带着他来的,本来还指望必要的时候给他当翻译,结果刚到佩尔就出去接电话了,梅苏特英语不怎么样,只能和主管人员大眼瞪小眼。这让他又不得不将学好英语提上日程,天杀的英语。

“你就不能直接给他打电话吗。”面对对方一系列对梅苏特的慰问,佩尔挂电话的心都有了。

“巴斯蒂要去英国,”托马斯似乎猜到佩尔的心思,赶紧转移话题塞了个重磅炸弹来,“去找卢卡斯。”佩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托马斯还不知道卢卡斯要走,再联想梅苏特在车上跟他说的那些话,佩尔大概知道托马斯想说什么,“你想让我给梅苏特做思想工作。”

“我希望他来慕尼黑。”托马斯难得话语简洁。佩尔却觉得他脑子被门挤了,“所以你真的应该给梅苏特打电话,告诉他你也可以来伦敦之类的。”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来慕尼黑找菲利普?”其实托马斯是想说他和佩尔一样都有不想离开的理由,但方式不对,佩尔当场就火了,都没顾上问托马斯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因为我不需要去找他,他也不需要我去找他,我们谁都不需要找谁!”托马斯沉默半晌,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抱歉。”

佩尔的火来得快去得也快,托马斯口无遮拦惯了,他也不想多计较,“其实你打电话也晚了,梅苏特已经签了入职合同,”佩尔顿了一下,“不是非得待在一个地方才叫在一起。”

“谢谢。”佩尔不知道他在谢什么但也懒得想,“没事我先挂了,梅苏特还在里面等我。”佩尔说着拉开楼梯间的门,拉开就看到站在门前的大眼睛,“呃……”佩尔愣了一下挂了电话,梅苏特扫了一眼屏幕,通话人和他的猜测对上号,他没听到多少,但大概内容能猜到,“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只是想看你搞定没。”

“现在搞定了,”佩尔装傻充愣,“走吧。”

“没事我想好了。”梅苏特举起手中一份资料,神色如常。佩尔看着资料就差没把纸盯穿,“你认真的?”

“认真的。”


TBC.


迟到的申明:本文不会出现婚外恋被三强拆等内容。宝宝有原则。短和姥爷的故事会写到最后一章,结局不远了。

评论(6)
热度(18)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