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草皮生贺】花鸟市场(AU)03

又拖长了,这是一个意外……都是婚礼上某对狗男男的错。钱威胁上线。


[03]

这个生日让梅苏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世界的恶意。托马斯送了一只侏儒兔不谈,曼努带着恶劣的傻笑拿出羊驼时他想还是一巴掌拍死他算了,尤其他合谋佩尔等人将照片弄到投影仪屏幕上,他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然后开始提前半年想明年送曼努什么。

还不等他有思路就看到一个生面孔抱着缸子走过来,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是“宣传合作人”,卖什么,那个叫什么景来着,反正就是鱼缸。所以那小子抱的是鱼缸吗!梅苏特恍然,下一秒猜测被证实,克里斯的大小眼一笑更明显了,咧嘴露出几颗牙齿,一边递鱼缸一边说,“我觉得挺好的。”你觉得什么挺好?鱼还是眼睛?然而克里斯没说更多又傻笑着退回去了,梅苏特抱着鱼缸放到草编笼子和羊驼边上,斜了一眼几人,你们一定是羡慕我眼睛大。

因为是生日趴体收场时间反倒比往日早,梅苏特说偶尔我也想过过正常时间的生活。可散场遇到一不大不小的难题——准胖子曼努埃尔喝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让梅苏特也吃了一回瘪,曼努兴致高昂一个劲儿灌自己,边上几人以为他喜欢喝又挺能喝没管。克里斯就傻了,离开之前还好好的,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就看到曼努已经坐在地上了,手上抱着个酒瓶子死活不撒手。克里斯试探着想把酒瓶抽出来谁知曼努抱得更紧了,“这是我家胖子不准抢!”

“……”克里斯蹲下来戳戳曼努胖子的脸又指指酒瓶,“你看这是酒瓶子不是你家胖子。”这要是你家胖子早被你掐死了!曼努带着迷茫看了一眼克里斯又看了一眼怀里的酒瓶子,思考半晌终于把瓶子放下,又抬头看克里斯,“嘿嘿,大小眼。”克里斯撇撇嘴,不跟喝醉的人一般见识。克里斯站起躬身,一只手伸到曼努面前想把他拉起来,“现在能起来吗?”

“不!我家胖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冬!”眼见曼努又要伸手抱瓶子克里斯赶紧把瓶子拿开放到更远的地方,嘴上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可以让你家胖子过冬。”

曼努歪着脑袋又是半天,皱着眉头看克里斯表情,“真的?”

“真的。”克里斯倒没想那么多,先让这胖子起来再说。大概克里斯的表情看上去又那么点儿一本正经,醉了的准胖子居然信了,伸手让克里斯把他拽起来,差点没把克里斯拽地上去。

克里斯头疼的看着曼努,怎么处理这货是个问题,他怎么就没和克拉斯贝尼一起先走呢,可走了又舍不得,他还挺喜欢曼努的。看到梅苏特出来克里斯仿佛看到了救星,他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比如怎么让这胖子回家。

梅苏特一看也傻了,他是机车党,和托马斯人手一个头盔准备兜回去。另一只手提了个草编笼子。一看笼子曼努傻笑着蹲下来戳笼子,克里斯赶忙把他拉远一点,误伤兔子可就麻烦了。

“如果信得过不如……我带他回我家?”被拉远的曼努不开心了,挂在克里斯身上伸手玩儿他头发,克里斯躲也躲不过索性不躲了。这人喝多简直跟熊孩子一样,手贱得要死。看曼努也挂在克里斯身上不撒手,梅苏特半是同情半是警告看了克里斯一眼,“那就麻烦你了。”

眼看梅苏特载着托马斯开足马力飞奔而去,又想起贝尼和克拉斯的车,克里斯不禁为自己的自行车黯然伤神,虽然那辆公路车一点都不便宜。可它驮不走喝醉的胖子曼努,哪怕今天他根本没骑车出来。出租车是指望不上了,那就走吧,小半个小时应该能到吧,看看东倒西歪的曼努,克里斯又默默加了一句,大概。

而此时在某栋房子里,某鹦鹉胖子愤怒踹翻了空着的食盒,它饿了。

 

上午,准确来说是快中午,曼努醒来。眼睛还没睁开先抬手揉太阳穴,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喝那么多最后遭罪的还是自己。眼睛终于睁开,一看清周围曼努几乎是弹起来的。上衣没穿,裤子,很好还剩一条。环顾一圈儿,房间挺小,生活气息挺足,意思就是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挺整洁,角落还摆了一把木吉他。努力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是怎么回事,又重重躺下去,他还记得,只是记不清。

喝了酒嘴涩得要死,正想起来找个杯子喝水,看到床头摆了一杯水下面还压了纸条。靠在床头一手拿杯子一手拿纸条,杯子里水已经凉了,但看得出它曾经是热水,杯壁上还有气泡。纸条上大意就是他喝多了,这里是谁谁家大概在哪里,要走请便。曼努嘴一撇,喝了水把纸条揉了抛进垃圾桶,你让我走我就走?偏不。扯过扔在一边的衣服摸出没剩多少电的手机,给纸条上的号码打电话。

 

克里斯是被铃声惊醒的。他只有一张床,剩下的就是客厅的小沙发,曼努一滚上床就摊成了大字,愣是一点儿位置没给他留,想想最后还是拿了毯子在沙发上将就一晚,期间滚下沙发数次。终于在天擦亮的时候,摔清醒了,克里斯毯子一撂索性不睡开店去了。神游着洗漱完塞了几口早餐,走着去了市场,最后还是比往常早开门半小时。在椅上坐了没一会儿就开始鸡啄米,最后歪在椅子上睡着了。期间来串门的克拉斯偷拍了几张流口水的睡脸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去了,回去就跟贝尼分享,然后给他的生石花,新的那盆,浇水,记下日期,这玩意儿可不能经常浇水。

电话来的时候克里斯还在做梦,梦里是某胖子曼努埃尔反复把他挤下床,真是噩梦,好吧也不全是。克里斯茫然看着屏幕上陌生的手机号码,接起来,“你好。”

“承接造景吗?”声音有点耳熟。

“是的。”

“那你给我家胖子设计一个方案吧。”

“曼努?”克里斯终于清醒。

“是你说可以让我家胖子过冬的。”

“那不是你喝醉……”哄你吗。

“谁告诉你所有人都会酒后忘事?”曼努赖洋洋的,带了点鼻音。

“说到你家胖子,”克里斯顿了一下,“你给它留的食物够吗?”电话那头是无止境的沉默,大约五秒后传来一阵窸窣,还有腿磕到床腿的声音,就在克里斯觉得可以挂电话的时候,曼努的声音又传来,“我先回去,下班之后你来找我,一会儿发你地址,就这么说定了,挂了。嘟——嘟——”根本不给克里斯反驳的机会,克里斯盯着已经挂掉的电话看了半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一脸蠢相,吓得蹑手蹑脚准备进来再拍两张的克拉斯差点一手机给他扔过去。

 

与克里斯的高兴不同,奔回家的曼努就差没给胖子跪下。可不是吗,等他回去傻鸟已经不叫了,倒不是没力气而是看到他就不叫了,往常一听他靠近一定是几声“胖子”迎接。今儿不仅没声,一点蔫儿样也没有,昂首挺胸横眉冷眼,看着远方,我的眼里啥都有就是没有你。

曼努赶紧抓了一把瓜子,拿小碗换水,拿碗的时候差点被挠了。挠了又怎样,挠了也只能受着,谁让他得意忘形把家里这尊大神忘了,还饿了一晚上。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可瓜子拿来了,水也换好了鹦鹉胖子还是看着远方,表情都是远方真美。

曼努蹲在胖子前面还不敢蹲近了,怕被抓。蹲了半天也不见胖子分半个眼神给他,抓抓头上杂草般支愣的头发起身去拿水管子。如果水管都不行那他就真没辙了。还好胖子一看到水管眼睛就亮了,也不管是不是饿了,先痛快洗了个澡。曼努手上拎着水管心思却飞了,心说我宿醉回来自己都没洗澡先伺候你了,又想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也是最近没什么想法,要是碰上出远门胖子还不得饿死。

说起来,下午克里斯会过来。曼努揉揉脸。他也没想克里斯真把问题解决了,但“造景”二字确实提醒了他。造景很符合他对胖子居住环境的需求。所以其实他是想让克里斯来帮忙参考的,毕竟克里斯是做鱼缸和蜥蜴造景的,好像不太对口。

但克里斯的理解和他理解的不是一回事。这么说,鱼缸造景本来也不是克里斯的专业,蜥蜴造景也是给前老板打工时自学的,虽然才刚做出一个成品,但在克里斯看来都是一个原理。如果真要给胖子造景好像也不是不行。所以那边曼努还在想提建议,这边克里斯已经确确实实在找资料构思了。

 

克拉斯偷偷扒在门边看克里斯在干嘛,看完又偷偷摸摸回去给贝尼汇报。贝尼本想说你偷偷摸摸的样子更显眼,不过看他一脸得意又觉得好像还挺可爱的就由他去了。可爱,嗯没错可爱,比那盆生石花可爱多了。在克拉斯采纳贝尼的说法重养之后贝尼为后悔了,克拉斯没事就盯着生石花看,要说是什么喜水植物贝尼都认了,偏偏生石花一个月浇一次水算多的。算了,新鲜劲总会过去的,大概。贝尼望了一眼又跑到盆栽前的克拉斯,觉得这个“总会过去”遥遥无期,花店店长不开心,很不开心。还没等想好要怎么转移克拉斯的注意,他先被停在门前的车吸引了,黑色敞篷,够高调的,可和这地方很不搭啊!驾驶座上下来一人,贝尼看着眼熟可想不起在哪儿看到过。

“克拉斯?”贝尼叫了一声,万一是克拉斯熟人之类的。一看克拉斯也是一脸疑惑皱着眉头。在后面修花枝的马克斯看到,突然惊喜叫了一声,“杰克?!”

好吧想起来了,他们乐队的吉他手,看过几次演出,难怪觉得眼熟。马克斯一脸欢喜蹦跶出来,“你来干嘛?”穿得有几分嘻哈风的青年有几分不自在,“买花。”

“你终于决定向卡鲁姆表白吗!”马克斯眼睛闪亮亮的,不知情的还以为杰克是跟他表白。杰克嫌弃的撇撇嘴,“他闹别扭。”贝尼听了悄悄把克拉斯往后扯,离杰克和马克斯有一段距离又不至于听不见。比起杰克他更熟悉卡鲁姆一点,怎么说也是佩尔侄子,多少有了解,前些日子还见过,看起来不太像闹别扭的人。

“昨天演出不是还好好的吗。”卡鲁姆经常客串乐队贝斯。

“咳,”杰克脸色更不自然了,“那不是昨天喝了酒不小心和别人亲上了吗。”

“……”马克斯·迈球球抿着嘴斜眼,“你该。”

“我不是故意的。”杰克眼睛往房顶瞟。马克斯不想掺和他俩的破事,往店里一挥手,“你要什么花?”

“我只知道送女人什么花。”杰克无辜的眨眨眼,马克斯想一巴掌拍死他,贝尼心下也是了然,而克拉斯在心中对卡鲁姆表达深切同情后,出手,真是出手,按住马克斯的脑袋把人护在身后,不能迈球球学坏了,“不如送小盆栽怎么样?”

“小盆栽?”

“对。”克拉斯把人带到花架边挨个介绍,“生石花怎么样?长得不错,很好养几乎不用浇水,等它开花卡鲁姆一定原谅你了。”当然被兔子啃掉是意外。贝尼在后面要笑不笑憋得很痛苦。最后杰克带走一盆生石花,同时带走一打捆石头花,里面插着几根麦穗,看上去比较男人的草。

“你不告诉他至少一年不会开花吗。”贝尼挂在克拉斯肩上,马克斯很有眼色又奔到后面修花枝去了。

“我也不信他真指望开花,”克拉斯一副我很无辜的表情,又偷偷凑到贝尼耳边,“你看他走路怪怪的估计已经被收拾过了。”贝尼心道你也欠收拾。

“克拉斯!”克里斯突然冲进来,这来得真不是时候,“你们能买到南美的植物吗!”


TBC.

评论(2)
热度(31)
  1. 蒹葭37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转载了此文字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