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草皮生贺】花鸟市场(AU)02

我是英俊的存稿箱。2016你们好。穆厄穆上线,自带避雷针。


[02]

克里斯最终还是没买电脑,只把家里的笔记本搬了过来。没办法,店里的流动资金要用来实现他最完整的方案。说是制作页面,页面也要有料才行,克里斯店里现成的就只有水族箱而已。鱼缸造景的生意克里斯不打算放弃,可蜥蜴造景只有构思,想要吸引顾客至少需要一个成品,其中也涉及成本,如果再买电脑这个月克里斯大概不用吃饭了。当初租店面装修购置物品几乎把克里斯这些年的积蓄掏空。再说只是网页而已,什么电脑不是用。

于是这头克里斯在克拉斯的帮助下折腾起了网页和蜥蜴造景,虽说有了完整的方案,但仍有很多东西要现买。那头贝尼迪克特每天看克拉斯后脑勺的次数程几何数增长,偏偏某当事人还似无所觉,而克里斯搓着只穿着短袖的膀子想该加衣服了。

终于某日在两人铺设植被时,克拉斯贼兮兮抬起头悄悄问克里斯,“贝尼是不是在看我们?”克里斯呆了三秒领会到其中的含义,偷偷抬头眼风一扫,得到肯定答案冲克拉斯重重一点头,感觉自己当了一回勇士,这两人最近气氛怪怪的。

“你这几天都不回去帮忙没关系吗?”克里斯小心问道,它还记得贝尼是怎么吼迟到的货车司机的。克拉斯扭头看身后,贝尼已经转身走了,克拉斯做了个开枪的手势,克里斯想问你几岁了。克拉斯拿起一棵草,“反正花篮本来也不归我管。”

“那你的盆栽不管了?”花店其实分两个部分来着,一边是贝尼迪克特的鲜花花篮,另一边则是克拉斯的草本木本装饰性盆栽。

“来之前该浇水的我都浇了,”克拉斯一副“我很机智”的表情,“最近没有DIY的单,只要包装和物流就行了。反正你这边成了我也能养点热带植物。正愁没有温室。”克拉斯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有克里斯的鱼缸方便养一些不合气候的植物,而克里斯造景本身也需要一些特殊植物,这些花店都有渠道,基本算是互惠互利。

做好最后一次清理,克里斯戳戳在边上看书的克拉斯,“好了。”克拉斯看着两人完成的第一个成品,虽然大多数时间他只是在边上看。这个蜥蜴造景是直接用水族箱改的,毕竟最常见的就是用水族箱改,该有的配件都有,没有的也能买到型号合适的。克拉斯看了半晌,“你该在里面放一只蜥蜴。”克里斯一听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我也想。”可他现在只是初入造景门槛的新人,很穷的那种。

“总之,先养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再拍照放上去,和之前的鱼缸造景一起。”这样页面也差不多完成了。照片上传排版之后克拉斯会通知另外几方添加链接。

“这样没关系吗?”克里斯少见的出现些许不安,“我是说让他们帮忙。”

“只是一个链接而已,”克拉斯撑着下巴,“当然你也要好好干,我可不希望未来的小温室泡汤。”

“造景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克拉斯看一提工作仿佛就变了一个人的克里斯,嘴里不知道嘟哝了一句“你好好干”挥着书走了,留下造景生意终于要步上正轨的克拉默老板自个儿发呆。

 

花店,克拉斯进门只看到贝尼,脚步一顿暗自诽谤马克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但再出去未免太明显,硬着头皮走进去。贝尼看克拉斯进来松了一口气,放下喷壶,“心情好点儿吗?”

“还不错。”

“我把围栏加高了。”

“我知道。”克拉斯背对贝尼,默默给其中几株盆栽浇水。

“抱歉……”

“我不需要你道歉!”克拉斯突然吼道。吼完又愣了一下,放下喷壶转身贝尼坐在地上,“抱歉。”本来贝尼也有点火大,克拉斯一道歉嘴一憋,一副委屈样,他怎么也火不起来了。克拉斯扭开头不看贝尼,“我没想怪你,”他揉揉脸,“我明知道家里有兔子还把它放在地上。”

“那是我的兔子……”贝尼想打断却又被克拉斯打断,“也是我的兔子。”好吧,所属权的问题不争,这是好事。

“我只是生气养了它五年没把它护好。”

“是沙尔克长大了。”大得能跳过围栏咬了克拉斯养了五年的生石花,那个形状像屁股的多肉。

“我养了它那么久,那么久,”克拉斯强调,“它就长大了一点点,一点点。”他用手指比划着。贝尼突然就心疼起来,他认识克拉斯的时候克拉斯就在养那盆生石花,养到现在也没看出什么变化,只知道它还活着。他蹲下来揽着克拉斯肩膀,“不就是五年吗,不怕。你可以重新养一盆,我们还有很多个五年可以一起养。”贝尼满是胡子的脸蹭到他脸上,扎扎的,克拉斯闷声,“你该剃胡子了。”贝尼脑袋靠过去,“回去你帮我。”克拉斯一笑门牙又露出来了。

花架后面,马克斯死贴墙壁站着,心说还好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没有一步跨出去。

 

还没为自家心爱又糟心的鹦鹉想出怎么过冬的法子曼努先收到好友的邀请,梅苏特生日。曼努一想,自从胖子来了他家别说出远门,除了买日常用品他几乎连门都不出了。曼努看看肚子上的肉,这可要不得。

生日礼物准备什么好。一想这个问题曼努暴躁得要跳起来,因为他生日梅苏特又送了他一只泰迪熊,年年都是泰迪熊,还非要当着所有人拿出来,今年更是送了个等身的,臊得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事后曼努对梅苏特表达了强烈谴责,而梅苏特只说了一句话,“你喜欢吗?”好吧他喜欢,现在还放在床尾占地方。曼努有预感,明年生日梅苏特依然会送他泰迪熊。所以说,有一个知道自己黑历史的好友真不是什么好事。

那他送什么?眼镜?遮大眼睛?不不,这个不够显眼。曼努戳开电脑翻以前的照片寻找黑历史的瞬间,美名其曰,寻找灵感。突然按鼠标的手顿住,曼努盯了几秒戳戳屏幕,“就你了。”久不出门的曼努把自己拾掇一番准备出门,目标,羊驼一只。当然,他说的是毛绒玩具。

这边克里斯收到了马克斯和莱昂的邀请,两人请他去看乐队演出。酒吧店主开生日趴体,刚好克拉斯贝尼也说让他去混个脸熟,毕竟以后要共享一部分客户源。克里斯想问店主有什么喜好,贝尼和克拉斯都说不出歌所以然,只好给他看照片,让他自己参悟。克里斯果然是有慧根的人,看了一眼店主照片,默默搬出了店里的小鱼缸。

生日当天克拉斯嫌弃看了一眼克里斯的自行车,把人拖上车,“你还抱着鱼缸。”马克斯则早早跟着莱昂先过去了,座驾自然还是那辆拉风的机车。于是克里斯孤独的坐在后排听前面两人聊天,手上下意识护了护鱼缸心想我只有你了。

酒吧离花鸟市场不远,克里斯抱着鱼缸进门前还有几分踌躇,被克拉斯一把拍进去,差点没站稳,“我的鱼鱼鱼!”那边曼努抬头就看到这么尴尬的一幕,克里斯要摔不摔,怀里紧紧护着鱼缸,被后面的贝尼拎了一下衣领,终于站稳了。脸上还全是茫然的“我是谁,我在哪儿”,看上去蠢死了。曼努抱着怀里的羊驼狂笑。一笑就被贝尼和克拉斯发现了,实在也是羊驼太显眼。

贝尼和克拉斯携带克里斯一枚到曼努边上,“你送这个?”贝尼戳戳羊驼的包装袋,“会被揍的。”

“他可送了我好多年泰迪熊,”曼努愤然,“还有我给你们看照片。”为了报答梅苏特多年来的送熊之恩,曼努专门把带给他灵感的照片放到手机上,类羊驼的发型看得曼努又在沙发上打滚。三人传阅了梅苏特的靓照都发出不同程度的笑,而克里斯愣了良久,“是挺像鱼。”

“哈哈哈哈!”曼努又爆出一阵笑,冲克里斯比出一个大拇指,“有眼光。”而在得知克里斯给梅苏特准备的礼物是那个鱼缸及里面的金鱼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克里斯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贝尼则悄悄拉着克拉斯的手走了,“我们换个地方坐比较安全。”

贝尼前脚刚走,克里斯盯着笑累的曼努,“你也挺像泰迪熊。”大毛绒玩具,能抱在怀里的那种。笑够的曼努冲他比了个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拳头,这才做起了自我介绍,重点介绍了他家鹦鹉胖子,还晒了照片。克里斯正打算说说自己,突然曼努盯着酒吧入口来了句“卧槽”。克里斯扭头一看来的三人他都不认识,就是有个人特别高,有个人挺矮。最后进来的人笑得像个二百五手上还提着个草编笼子。

曼努一抹脸,“这世界上有那么多托马斯,可我知道的托马斯偏偏是同一个。”克里斯大小眼疑惑看着他,显然不明白这位新朋友在说什么。曼努一看他“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抬手示意他靠近,“高的那个叫佩尔,开咖啡店的。矮的叫菲利普,开宠物兔店的。那个提笼子的,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反正是梅苏特的男朋友。”酒吧,咖啡店,宠物兔店,花店还有乐队。克里斯想起克拉斯的介绍,行,这会儿人都齐了。曼努没注意克里斯的神游继续道,“佩尔和菲利普现在是我邻居,我知道他们在帮一个叫托马斯的人养一只白兔子,没想到居然和梅苏特嘴里的托马斯是同一个人。而且梅苏特还认识他们。”如果佩尔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回他一句“梅苏特谁都认识”。但现在佩尔听不见,身旁有只兔子的认知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好在托马斯并没有菲利普的恶趣味,进店直接往更衣室跑,梅苏特在里面换衣服,今天晚上他可不穿酒保制服。

进去时梅苏特的衬衣扣子刚解了一半,看托马斯进来,愣了一秒继续解扣子,“等会儿。”托马斯就老实站在那儿了,目光却偷偷衬衣缝里逡巡,他有段时间没见梅苏特了,见了也没能做什么,两人总有时差。

解完最后一颗扣子梅苏特扫了一眼愣傻傻的托马斯,“喂,你眼睛冒火了。”托马斯尴尬地挠头,梅苏特眉毛一挑,眼睛扫过门把手,“把门锁了。”

托马斯呆了一秒,立马反应过来,草笼子往地上一搁,冲过去锁了门。等再回头,就看见梅苏特光裸的上半身,腰线隐入合身的牛仔裤,吗的,鼻血要流出来了。趁着梅苏特挂衬衣,托马斯摸到他身后从身后抱过去,下巴压在他肩上,还碾了几下,委委屈屈开口,“梅苏特我想你了。”梅苏特不说话伸手摸摸狗头,摸到胡子剃得干净的脸上,转身搂过人亲上去,第一下是浅尝则止的触碰,第二下就是带侵略性的深吻。趁着换气间隙梅苏特按住托马斯有些猴急的手,“没戴套,用手。”

更衣室外菲利普和佩尔对托马斯的“出走”见怪不怪,看到贝尼招手两人也坐过去了,克拉斯递给他们酒杯,又说克里斯也来了。两人表示出于慎重见一下比较好,不过看佩尔的表情明显对梅苏特的类羊驼发型更感兴趣。

不过看到克里斯和曼努两人都快忘了还有类羊驼这事,佩尔瞪着邻居,“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怎么也在这儿,”曼努抱着大羊驼给他们腾了半边沙发,“梅苏特是小时候的邻居。”

“中学同学,”佩尔也言简意赅,“托马斯在宠物兔店里工作。”说着指指菲利普。

“感谢托马斯的兔子每天都把你吓个半死。”曼努用脸蹭蹭羊驼,克里斯看着他肉嘟嘟的脸觉得手感一定很好。佩尔撇着嘴斜眼看地拒绝说话,菲利普在后面捂着肚子疯笑,曼努再次确认菲利普是故意的。

更衣室里梅苏特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靠在衣柜边看托马斯穿外套,“说起来你进来干嘛的?”托马斯穿衣服的手一顿,想起了被他随手一搁的草编笼子,“哦!这个!礼物。”梅苏特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托马斯已经把盖子打开了,一团白色的,毛茸茸的物体缩在笼子里,“你看他的眼睛多漂亮,看到他我就想起你!”介绍一下,荷兰侏儒兔,宠物兔中最小的品种之一,耳朵小而直立,眼睛……大。

梅苏特按按额角,“托马斯。”

“嗯?”

“晚上洗干净在床上等我。”


TBC.


*生石花这种东西我就没见它开过花,养了1年和养7年简直看不出区别,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所有热爱养生石花的都是勇士。

评论(5)
热度(28)
  1. 蒹葭37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转载了此文字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