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草皮生贺】花鸟市场(AU)01

晚了大半年的生贺,都是我的锅。 @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管你是第几个16岁生日生快,至少赶在今年之前。顺便庆个跨年,每晚九点定时发。

#足球同人,PG-13,背景同《拐角隔壁》,没看过也不影响。主默新,带花猴/1617/穆厄穆/磁迈/钱威胁。对不是兔花,爬墙了。


[01]

“儿子,叫爸爸。”

“胖子!”

“来,跟我说,爸,爸。”

“胖子!”

“……”

第八十次尝试仍以失败告终后,某胖子曼努埃尔痛苦地扶着额头,“今天你别想吃饭!”面前的一身蓝的家伙头一昂爪一挥,“胖子!”至此曼努彻底放弃教他说话的想法。并正式给这只小蓝金刚鹦鹉起名为,胖子。

“让你整天对我喊胖子。”曼努骄傲地扬起下巴,仿佛刚才被胖子叫胖子的人不是他一样。什么没听懂?那仿佛刚才被鹦鹉胖子叫曼努胖子的人不是他一样。这样很好懂了吧。

鹦鹉胖子作为鹦鹉中的战斗机金刚鹦鹉,刚在曼努胖子家驻扎满两个月。两个月前巴斯蒂安和卢卡斯从美洲大陆回来,曼努胖子去接机,一眼看到这蓝色的家伙。那时候鹦鹉胖子也刚下飞机,满心都是卧槽这铁鸟飞得比我还高,卧槽这是哪儿的内心崩溃。加之长途飞行有点儿倦又有点儿水土不服,看上去蔫哒哒的,软萌软萌的。曼努胖子一看,这小家伙还挺可爱的,就厚着脸皮问闪瞎狗眼二人组愿不愿意让他养。二人组答应得那叫一个痛快。可惜曼努胖子当时心里只有这只看似软萌的鹦鹉胖子,压根儿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后来,曼努胖子就把鹦鹉胖子和鹦鹉胖子的家当都领回家了,大约一个星期,在鹦鹉胖子基本适应新环境后,在曼努胖子教了他一个星期“爸爸”后,鹦鹉胖子以嘹亮的嗓门儿开口说了在曼努胖子家的第一句话,“胖子!”

 

克里斯托弗.克拉默,男,24岁。成功成为社畜一年有余。三个月前炒掉老板单干,目前面临自己炒掉自己窘境。

可即便这样克里斯也不愿意继续待在前任老板手下了,很简单,前老板也快自己炒掉自己了。建筑行业不景气紧跟着受累的就是他们。本想着出来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可惜大公司不招人小公司倒闭的倒闭,裁员的裁员,最终克拉默把简历随手一扔,三天后前老板通知他去面试。到地方一看,花鸟市场一角,二十平米的店面,做的是卖水族箱的生意,他的工作就是鱼缸造景,什么没学过?没学过慢慢学嘛,不是说风景园林系吗,这鱼也需要生活环境啊。克里斯一想,也行,勉强算是对口了。

实习一月转正再一问,前老板也是随手捡了俩简历,看他照片挺蠢比较好忽悠,大手一挥就他了,反正他其实也只是想招一个打杂的。就算这样,刚毕业就失业的克拉默同志竟成为本专业第一个找到勉强专业对口工作的人,虽然只是个打杂的。

甭管前因后果,克里斯就在花鸟市场扎了根,一待就是一年多。诚如前文所说,该工作只勉强算是专业对口,也基本意味着克里斯这些年学的那些个东西基本用不上。前老板卖的水族箱质量过得去,装饰过得去,售后过得去,也啥都只是过得去,简言之,太普通,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这家过于普通的店终于还是倒闭了。克里斯在某个和平日一样闲得发霉的下午,被前老板门上贴得风中凌乱的停业通知单糊了一脸。那时候距克里斯辞职不过两个月。克里斯一想也是,他辞职那会儿就每天闲得发霉了。

回自家店面隔壁花店又在忙了,插好的花篮摆在外面准备送走,色彩缤纷那叫一个生机勃勃。而自家门前空空荡荡,店里水族箱发出蓝色幽光,几尾鱼游得不紧不慢。他仿佛又感受到前老板门前的风中凌乱。

进门,桌后的转椅转了个圈面向克里斯,正埋头按手机的男人抬头瞪他,“你这儿怎么连台电脑都没有?”克里斯撇撇嘴,“这店收入就够我吃饭交房租,没有必要专门买一台放店里。你想玩儿电脑贝尼那里不是有吗克拉斯。”克拉斯手机也不玩儿了愣愣看着他,“克里斯告诉我你真的是年轻人吗?”

“啊?”克里斯的大小眼里出现名叫茫然的表情,嘴巴半张着,那么高的个子立在那儿就是一个大写的傻。

“那我换个问法,你通过任何形式宣传过你的店吗。”克里斯指着门外的立牌,“你是说那样的吗?”那牌子上就写了仨字,“水族箱”。

克拉斯痛苦的扶着额头,为什么这样的傻小子会想自己开店,“我记得你说过不只是想卖鱼缸造景。”

“对啊,以前老板店里经常会有人问做不做蜥蜴蜘蛛造景之类的。”

“你会吗。”

“了解习性和来源可以,那类客人大多自备详细资料甚至自备一些植物,我自己也查了很多蜥蜴蜘蛛甲虫之类的造景资料,”克里斯说着从柜子里拿出厚厚一摞纸,“去老板店里那几位客人的要求现在我都有成型的想法……”

“停停停!”克拉斯赶紧打断,一看那小子又茫然了,全然没有刚才侃侃而谈的样子,“简单来说你能接的单不止水族箱,可你的宣传,”克拉斯指着那块立牌,“姑且算是宣传吧,只有水族箱。别人不知道你还能做造景,不仅是鱼缸造景还有其他的。”

好在克里斯只是看上去蠢,脑子也不笨,恍然大悟,“嗷!”

“所以首先你得……”

“换个广告牌。然后呢?”克里斯抢先说出答案抛出问题。克拉斯看着一秒变机智的克里斯不太适应,下意识接到,“然后买一台电脑。”

“都说电脑不……”

“笨蛋!”克拉斯往他头上一拍,“买电脑不是让你玩儿的。你跟我过来。”克拉斯拉着克里斯手腕就往花店带,进店迎面碰上抱花篮出来的贝尼,克拉斯给他让路,“贝尼,我让傻小子看看页面。”

“看呗,”贝尼冲克里斯笑笑,眼睛不着痕迹扫过克拉斯拉着的手腕,又扫了一眼克拉斯的后脑勺,“我先送花篮过去。”克里斯心下一颤,却见克拉斯没什么反应,径直把他带到办公桌边,自己用鼠标点点点。其实一听克拉斯说页面他也基本明白了,但也好奇他们把页面弄成什么样了。

不出意外页面果然又是蓝白主调,这两个家伙,不,这家店的人都爱蓝白爱得深沉。他还没忘了后面修花枝的马克斯迈球球。

看上去和大多网店一样,每种花一枝的照片和价格,一束的照片和价格,各种花束花篮都有,还有DIY。克拉斯指指页面右侧的几个链接,“这才是我要给你看的。”咖啡店,酒吧,宠物兔店,还有一个地下乐队的链接,“店都是朋友的,那个乐队主唱你也见过,”克拉斯用下巴指店后面,“就是小球球的男友,莱昂。”克里斯倒是有印象,何止有印象简直印象深刻,第一次出场就是机车配黑皮衣,要多风骚有多风骚,而这风骚的出场只是为了接马克斯看乐队演出。

“他们的页面也有类似设计。”

“相互宣传。”

“对,我们的网页访问量都还不错。”克拉斯带着几分自得转向克里斯,“怎么样,有想法吗。”

“虽然我很想说加我一个,但这之前让我先问一句,我需要做什么。”克拉斯咧嘴,门牙又露出来了,“这好说。”

 

曼努埃尔的早晨又是在一声声“胖子”中醒来,气得他想一拖鞋给鹦鹉胖子飞过去,然而想想后果又把拖鞋收回去,任何小看金刚鹦鹉爪和喙的行为都是在作死。连骂都不知道怎么骂,这傻鸟一定是个奇葩,教什么话都学不会,而他在一怒之下骂了一句“傻鸟”这鸟一秒就会,还只学了一个字,傻。除了胖子就是傻,曼努觉得心好累。这时候他无比羡慕隔壁住户养的兔子,又软又萌还不吵,更不会叫他胖子说他傻。拎过床头的棕色泰迪举在眼前,以他现在的体型这只泰迪有点太小了,颜色也已经洗旧了,可还舍不得扔。

挣扎半晌他终于屈服在胖子的淫威之下起了床,不能用拖鞋解决问题,还不能用拳头解决吗。可一下楼这傻鸟它就不叫了!歪着脑袋殷切看着你,不时缩缩脖子一脸娇羞,娇,羞。曼努捂住眼,迟早要揍这傻鸟一顿!那现在?现在曼努老老实实给它抓了一把瓜子,又给换了一碗水才自己坐下捞起一个面包开始涂Nutell。嘴里嚼着面包视线却没离开胖子,难得有这么鲜活的素材不抓紧一切机会观察真是太浪费了。其实就是曼努的新鲜劲还没过去。他已经把下一幅画的主题定为胖子了,事实上餐桌上的速写本上面已经有很多只胖子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找到让他满意的作品。嗯,曼努胖子是个画画的,不穷的那种。

彼时隔壁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惨叫,曼努手上动作一滞叼着面包赶紧冲上二楼阳台,那里能看见隔壁院子。果然又是高个子,前几月刚搬到邻居菲利普家里,他记得是叫佩尔。

佩尔僵在院子草地边,一只白色侏儒兔紧靠在他脚边,“菲……菲……菲利普!”小个子从房门后探头,“叫我?”

“那居兔。”连话都说不清了,僵硬指着脚边的兔子。那头曼努笑得蹲下身免得被发现,还要小心不要把巧克力酱糊到身上。菲利普出门站在一边,“你走几步,它不会咬你的。”

“我知道,可脚动不了。”曼努笑得捶地,憋着让自己别笑出声。菲利普终于过去拎起兔子,佩尔刚松一口气,兔子又被拎到面前,“啊!”

“你看它又小又可爱,还不咬人。”虽然会踹人,菲利普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摸摸看。”

“真的要摸吗?”佩尔说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你想想我是做什么的。”哦菲利普开了一家宠物兔店。佩尔扭过头闭上眼迟疑着伸出一根手指,感觉快碰上了时眼睛睁开一条缝,手指迅速一戳收回来,眼巴巴看着菲利普,满脸都是“求夸奖”。菲利普皱着眉,一头黑线,终于还是放过佩尔,拎着兔子去装笼子。转身那一瞬间曼努对天发誓他看见菲利普笑了,绝对笑了!

“哈哈哈赌50分他是故意的!”曼努笑着爬起来,一扭头身边别说人鬼都没有一个,没人跟他赌,一想家里除了他就没一个会说话的了,那只傻鸟不算。曼努刚才的幸灾乐祸一秒变为“被秀了一脸”的惆怅,单身狗的故事你不懂。

很快菲利普拎着草编笼子出来,把草编笼子往佩尔怀里一塞先一步上了驾驶座,“你身体僵硬不适合开车。”曼努就看着佩尔以更僵硬的姿势走上车,如果佩尔有手可以摆动,那一定是同手同脚,上车前曼努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这兔子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托马斯?”又是托马斯,这世界上叫托马斯的人真多。

看着汽车绝尘远去,曼努舔舔手指上的巧克力酱,回到楼下继续观察他家胖子。见时间差不多,从院子里牵了水管过来给胖子洗澡。如果说胖子最喜欢的事情是吃,第二喜欢的就是洗澡。现在这货一看到水管就兴奋。张着翅膀想来个一飞冲天,可脚上的铁链子在它飞了不到一米就把它扯回来了,被扯回来的胖子不满地冲曼努伸爪。曼努看着那根链子,他也不喜欢链子,可一松开胖子就不会回来了,它的毛色过于鲜亮,哪怕胖子自己愿意回来也不一定能回得来。

曼努捏着水管让水喷到胖子身上随便冲走地上的粪便,胖子抖着毛,发出愉悦的鸣叫。冲洗下毛色更加鲜亮了。曼努看得出神,就是这种色彩,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洗完后胖子缩缩脖子,曼努一看天,现在还好,再过一段时间天气就冷了,胖子这来自热带的生物不能就这么直接暴露在冷空气里吧,真是麻烦。从没养过鸟类的曼努埃尔开始新一天的烦恼。 


TBC.

评论(6)
热度(22)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