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33

[33]

今年圣诞庆祝开始得很早,鲍勃先生的三只爱犬一大早就到每个有人的房间前对着门一阵狂刨,还附赠两声叫。

菲利普顶着一头黑线猛拉开门,门前的哈士奇突然就安静了,端端正正坐在门前吐舌头,仿佛刚才吵醒人的不是它一样。菲利普一看也生不出什么气,他能生什么气。回头一看佩尔半睁着眼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菲利普随手捞起佩尔床尾的衣服丢到那张没刮胡子的脸上,“听见了就起床。”

佩尔拉下衣服塞进被窝,连头一块儿埋进去,团在被窝里妄想装尸体。被吵醒的菲利普自然不可能让他轻易得逞,猛扑上去压在那一坨上。被子里那坨铁了心要继续装死。菲利普摸索一阵找到腰的位置捏下去,“喂起床了。”那坨不得不扭动着躲过,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菲利普以为这是屈服的表现,正要起身被那只手一把扯住身体失去平衡直接往下栽,还没做出更多反应被另一只手揽住,人摔进床上,下一秒温暖覆上。被子盖住两人,被子里佩尔嘟囔着,“今天可不是工作日。”菲利普往佩尔边上挤,床太小,不挤挤就该掉下去了。去开门他也只穿了睡衣,靠近温暖源刚好补补流失的温度,“今天是节日。”

“它来得太早了,在我看来它至少应该在三小时后。”佩尔翻身背贴着菲利普,这个天气,哪怕睡不着也绝不会想早起。菲利普不说话把手伸到被子外晾着,觉得手冷了一把伸到佩尔衣服里,佩尔一耸想逃开,脑袋和床头发生亲密接触,“嘶……”佩尔伸手捂脑袋菲利普也缩回手看他头顶,“还活着吗。”

“没那么容易死。”

“那就起床吧。”终于佩尔牟足力气坐起,今天的起床也依旧困难。

相较一大早就鸡飞狗跳的老年组二人,另外几人一反常态起了个早。菲利普和佩尔出门时正看到两只雪橇犬围在梅苏特身边打转,梅苏特蹲在房檐下揉狗头,笑得可腼腆。倒不是真腼腆,只是一笑就腼腆。佩尔在推特上翻到不少在夜店笑得腼腆的梅苏特。曼努埃尔不见人影,估计又跑进林子了。托尼却搬了根凳子坐在门前当门神。

“菲利克斯还在睡?”佩尔弯腰抻着脖子死命往窗帘缝隙看。托尼挪了挪挡住佩尔,“昨天一天都在路上,让他多睡会儿。”

“好吧,那么不出意外吃完早饭我们就该被抓壮丁了。”说是这么说,佩尔倒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好久没在山上过圣诞了。

“你看这样子还需要壮丁吗,或者你想帮忙下厨。”农场早就被圣诞的色彩覆盖,曼努埃尔从房后绕出来,脖子上挂着相机,果然是又进林子拍照了。

“这主意不错。”高个子裂开嘴笑,歪斜的下颌看上去更像长颈鹿了。佩尔打定主意要去厨房,蓦地被人从后面揪住衣服,菲利普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你有这个想法不如去睡觉,或者去牛棚和那只老猫交流交流感情。”那边梅苏特也送去一个嫌弃的眼神。托尼忍不住为他辩白,“其实也没那么难……”身后门突然开了,菲利克斯黑着一张脸对还没说完的话托尼,“如果你想让我多睡一会儿至少不要守在门前聊天。”不等托尼反应门又“啪”关上了,托尼对着关上的门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突然门又开了,这回是对着佩尔,夹杂着同情与嫌弃,“其实真挺难吃。”然后又是一声“啪”。托尼撇撇嘴看回佩尔,“可能你在英国待太久了。”话一完就是一片哄笑,托尼眨眨眼睛,眼里都是无辜,真不是我不帮你。

佩尔嘴一瘪手一抬,似乎要有什么举动,又被人从边上扯住,“别闹,这么大个人撒娇看着全是精神污染。”梅苏特一看也不逗狗了,扯着曼努埃尔的衣服说去看看场主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临走还不忘叫上托尼,门前吹风不冷吗。

转眼房间前的空地就剩了菲利普和佩尔两人,房里睡觉的忽略不计。谁都不是笨人,梅苏特带着两人火速撤离意义不言而喻,饶是厚脸皮如佩尔这会儿也尴尬了,菲利普还抬手扯着佩尔衣袖,愣了一会儿,两人讪讪收回手,头扭向一边谁都不看谁。佩尔挠挠头,“抱歉。”然后呢,继续沉闷,继续尴尬。

“今年应该是最后一次吧。”菲利普清清嗓子。

“什么?”

“圣诞。以后应该不会有机会了。”菲利普转头看佩尔。佩尔蹲在地上手上不知道在弄什么,突然他抬起头扭向身后的菲利普,尴尬仿佛没在脸上存在过,一本正经道,“对,最后一次。”认真的人总会让人害怕,菲利普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提这个话题。哪知佩尔又跟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站起来,“嗨,菲利普。”

“嗯?”

佩尔藏在背后的手用力扔出,“圣诞快乐!”一个雪球应声砸在衣服上,不等菲利普反应高个子疯一般跑过房间拐角从菲利普视野中消失。菲利普盯着胸前,衣服上几颗白色逐渐消融,那是被砸中的地方。垂头看地上,散了大半的雪球摊在脚前,傻看了半天,菲利普脚一踹,半颗雪球连着周围的雪一起飞散,压低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Scheiße!”

佩尔没停,跑出菲利普视线又一路往林子跑,浑然不顾脚下打滑,直到一脚踩进深雪,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雪上,也不动弹,脸埋在雪里,任由雪融化渗进衣领。也许还能上个报,非著名导演跌进雪地被憋死,之类的。良久,雪里发出一声闷哼,佩尔挣扎着从雪地爬起,抖抖身上的雪,跨着大步往回走。


另一边想帮忙的几人被场主和场主夫人赶出厨房,说什么不是为了叫他们帮忙才叫早起。虽然到最后也没说是为什么。最后一合计三人跑到曼努埃尔房里打牌,人是少了点儿,总比闲着没事干好。进门梅苏特先四处巡视一圈,看到摆在枕边的小泰迪和床头柜上的礼品盒才满意,带着腼腆笑容对曼努埃尔点头。我去!曼努埃尔这才想起床头的东西,赶在托尼看到前一股脑塞进被子。托尼眼尖看到曼努埃尔耳尖上的红色,这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曼努埃尔把“见不得人的东西”裹进被子团巴团巴堆在床头的角落,指着边上,“坐。”

“到你了。”曼努埃尔不耐烦提醒,这已经是是他第三次提醒托尼,托尼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放下一张手牌。

 “他出的9,你拿一个7出来做什么。”曼努埃尔声音里满是无奈。

 “抱歉,看错。”

 “我刚才不是出的8吗?”这边梅苏特疑惑看看自己刚才放下的手牌,“哦,看错出错了。”见两人都心不在焉,曼努埃尔牌一扔,“想干嘛干嘛去,不打了。”

梅苏特扫了一眼曼努埃尔扔下的牌,“别给牌烂找借口。”托尼又往堆在床头的被子看了一眼,“你都输三把了。”曼努埃尔就差没翻个白眼,先挪动屁股挡住被子,“别看了什么都没有,还有也别往窗外看了,担心什么直接去。”见托尼只是笑,曼努埃尔转头又对梅苏特说:“要不要数数你拿起又放下手机多少次了?在等谁的电话还是想给谁打电话?”

梅苏特看他一眼,“你就只顾守着你屁股后面那一坨是吧?”那边托尼认同点头。三人你瞪我我瞪你,大眼瞪小眼,还是托尼先举旗放下牌,“我去看看菲利克斯。”托尼一走梅苏特也没兴趣继续跟曼努埃尔干瞪眼,“收好你的东西我也出去看看。”

梅苏特目送托尼进房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门一关外面什么声音都被隔绝了。手机往床上一扔先去拿包。叮叮咚咚乱收拾一通,把自己东西都塞进去往门前一搁。在包前站了一会儿,嘴里骂了一句什么又把包扔回角落。妈的。

一屁股坐上床邮箱点开又退出,最终翻开通讯录拨通那个电话,提示音没响几声那边就接了,平和的女声,声音里带着几分疲惫,“我以为你不会打电话来了。”

“我也以为,”梅苏特闷声道,“她怎么样。我是说,奶奶。”

“还算稳定,不过你也知道,人到老年总有过不去的坎,医生说希望不大,现在每天都睡多醒少。”梅苏特沉默,听筒里声音又响起,“我们认为她是在等你,每次醒来都只问你。”接电话的手僵住,似乎大脑CPU不足以处理这句话以致于卡顿甚至有死机的迹象。

“我知道了,”梅苏特顿一下,“谢谢。”谢谢你们肯告诉我而不是瞒着我。

“山上注意安全。”

“好。”挂上电话梅苏特从角落把包拖出来,一件一件往外拿东西。没拿几样敲门声不合时宜响起,“梅苏特。”停下动作给高个子开了门,“我以为你已经搬到隔壁房间了。”话说这么说梅苏特还是侧身让佩尔进去了。

佩尔弓着背进来一屁股坐到床尾,看见梅苏特收拾的一堆东西,“要走吗。”

“怕来不及。”梅苏特手上摆弄着一支笔。

“隔壁农场家的儿子明天可能会走。”梅苏特诧异看着脱了外套正在脱鞋的高个子,“你就不问为什么?”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不会想中途走吧,都待大半年了。”佩尔把自己脱得只剩保暖衣保暖裤钻进空床的被子里。梅苏特不想问刚才发生了什么,做得太刻意。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好说歹说到了晚上,场主搬出儿子买的音响在仓库搭了个临时舞台,饭桌也搬到仓库,又叫上周边几家住户。说要过一个热闹的圣诞。有了场主的带动组里本来也不羞涩的几人闹腾得更是厉害。佩尔从车里翻出DJ好友送给他的电音,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领带绑在头上跳舞,和几位老人竟也能跳到一起。

梅苏特早就看到菲利普坐在角落喝酒,下台提着瓶子拉了根椅子过来坐在一旁,“不去吗?”

“不想动弹,看看也挺好,你看鲍仁先生又分不清托尼和菲利克斯了。”两个克罗斯围着鲍仁先生打转,硬要鲍仁先生跟他们玩儿猜猜我是谁。

“那你看佩尔吗?”梅苏特灌了一口酒,菲利普看他眼眶周围都红了,“你喝多了。”

“对我喝多了。”说完拎着瓶子又跑了,完全不知道是来干嘛的。菲利普看他出了仓库,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人抓回来。正要起身仓库里突然安静下来,却是鲍仁先生要让佩尔唱圣诞祝福歌,起哄声中佩尔顶着那条领带,大摇大摆走到台子中间,简单祝所有人圣诞快乐,然后一本正经道,“我要唱歌了!堵好你们的耳朵!”

菲利普一想这居然是他第一次注意听佩尔唱歌,以前唱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在干嘛,不过讲真,真不是好听和不好听能表达,没唱几句忘词不说,表情真是……最终佩尔在忘词中笑场,又在哄笑声中下台。下台后佩尔站在角落看着对面同样站在角落的菲利普。菲利普看到他一脸销魂冲自己唱什么,看嘴型像“圣诞快乐”,唱完又开始傻笑,他也喝多了。一瞬间菲利普有种冲动,想冲过去把人拎走。脚跨出去又猛收回来,同时回来的还有理智,赶紧埋头喝了一口酒,抬头看佩尔还在对他唱“圣诞快乐”。假装自己没看到放下酒瓶也出了仓库,边走边想,佩尔那表情真是,丑死了。


TBC.


#原定去年圣诞的内容成功拖到今年,本章已补齐。好久没写这篇差点都不记得写了啥。以及圣诞快乐,虽然惯例晚了。

评论(2)
热度(25)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