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31

[31]

“醒醒。”菲利克斯感觉有人推他。脸在毯子上蹭蹭,“别闹。”嘴里嘟囔着,脑袋里全是再睡一会儿。

“再睡一会儿都明天了,回房间再睡。”该死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托尼,菲利克斯脑袋缩进毯子里,嗯托尼?菲利克斯猛坐起,不是托尼是谁,“你怎么在这儿?”

“这句话不该我问你吗?”托尼生出翻白眼的冲动。菲利克斯皱眉想了半天,视线恢复清明,环顾一圈终于想起自己在哪儿,“哦,其他人呢?”

“都回去了,你不看看现在几点。”

“来的时候也就七八点……”菲利克斯低头看手表,眉头皱起来,已经快十二点了,“怎么睡这么久。”托尼去摸那颗脑袋被躲开了,悻悻收回手,“现在还会躲,以前多可爱。”

“没记错你只比我大一岁吧,”菲利克斯摸摸自己的头发,“这以前少说得追溯十五年。”

“回去再说,炉子快熄了。”托尼用炭灰盖上还没烧完的炭,把其余椅子搬回原位,回头看到菲利克斯还坐在那儿歪着脑袋看他,“怎么?”菲利克斯揉揉眼睛下了椅子,“回去再说。”

一出门托尼就缩了缩脖子,这雪可是一点停下的迹象都没有,“你到底来干嘛,爸妈怎么会在圣诞放你来。”

“不是说了来看你笑话吗。说到爸妈,其实是他们让我来的。”菲利克斯背起他的大包跟在后面。

“前面的我信,后面的我就当听笑话了。”

“随你,我也不是非要你相信什么。反正我暂时走不了。”这回可连雪橇都没的坐了。

“你还挺犟。”托尼戴着手套的手笨拙地将钥匙往锁孔凑。

“跟你一样。”菲利克斯盯着始终对不准锁孔的钥匙,半点儿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再干看着咱俩都不用进去了。”托尼瞪他一眼,钥匙直接塞进他手里。

“要是我不在这儿你让谁帮忙开门?”菲利克斯轻松将钥匙送进钥匙孔。

“米洛在的时候是米洛,米洛不在的时候多凑凑总会进去的。”

“你还没让他们知道?除了克洛泽先生。”

“不是先生是米洛。知道什么,对不准钥匙孔这种事?米洛也不知道,不过他可能猜到了,要是一起回来他会先来开门。”托尼先一步进房间,菲利克斯不急不缓取下钥匙跟进去,四下打量一圈,“之前他住这儿?”

“准确说是在这里住过一些时间,有时候是帐篷,也去了其他地方。”脱下外套随手往椅子上一搭,托尼重重打了个哈欠,“其实挺不想见你的,这种时候。”

“这种时候就别想什么哥哥还是弟弟,哪怕你现在扑到我怀里哭一场我也不会笑你的。”菲利克斯还真张开双臂,被托尼一把打开,“来看笑话的人就好好看笑话。”

“还好你没真扑过来,我会吓死的。”菲利克斯无辜眨眨眼。

“别以为你是弟弟我就不会揍你。”托尼把自己扔上床,眼角余光给了菲利克斯。

“说得咱俩打架时间少了一样,”菲利克斯一个白眼儿,“谁揍谁还真不一定。”托尼脑袋一歪,盯着和自己相似的脸看,冷不丁开口,“你在不莱梅干什么了?”

“哈?”

“不觉得自己嘴越来越欠了吗。”菲利克斯一愣,摸摸脸深思状,“也许是碰到了一个嘴欠的上司?”托尼痛苦得揉揉太阳穴,“弟弟长大了……”

“那哥哥什么时候长大?”眼疾手快抓住迎面而来的枕头,菲利克斯挑挑眉,“说起来他还是克洛泽先生以前的同事。”

“是米洛,”托尼坐起来,“然后呢?”

“是先生,我没有跟他很熟。然后?你想听什么然后?”菲利克斯眼睛眯起。托尼少见的促狭,“米洛以前的事,或者,什么关于米洛的……”

“没有。”菲利克斯生硬打断。

“什么?”

“没有什么然后,我只是偶然看到一张他们的合照,其实你应该知道他才对,毕竟他以前也在DFB剧组待过,托尔斯腾·弗林斯,还记得吗。”

“当然。”

“那就是了,我也只知道这么多。”菲利克斯把枕头扔回去,自顾自在包里翻出换洗衣物,看上去要去洗澡。

“你就没多问问?”托尼还不死心。

“问什么?米洛以前的事,还是他的离婚?”菲利克斯木着脸望他,“我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我的蠢哥哥敬仰他,又莫名其妙喜欢他,所以我要莫名其妙去问别人私人问题?”菲利克斯眉头紧紧皱起,死死捏着毛巾的拳头发白,“你很厉害,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这样认为。唯独这件事我不明白,不错他堪称传奇,我们所有人都尊敬他,可你是不是太过了,你不是蛾子不需要奔着火场去。”话音一落,菲利克斯突然惊惶看了看窗外,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似乎太大了,与之相对的是安静得能听见落雪的房间。托尼抿着嘴唇,垂下眼看皱巴巴的床单。一阵漫长的沉默,菲利克斯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托尼余光扫到菲利克斯被雪浸湿的鞋面,“先去洗澡吧。”菲利克斯僵了一下,继续之前拿东西的动作,手脚并用蹭下登山鞋趿上凉拖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一下,“之前没有逗你,的确是爸妈叫我来的。”但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于是菲利克斯只给托尼留下一扇关上的房门。托尼怔怔看着门,嘴微张着,到底没能说出什么。

 

“我们这么蹲墙角真的好吗?”曼努埃尔戳戳梅苏特,两人正往托尼房间的方向走。

“这不叫蹲墙角,叫赏月。”一旁梅苏特抬头望天作赏月状。

“你倒是找个月亮出来。”天空黑漆漆一片,哪里去找月亮的影子。

“那我们这叫数星星,反正你不是数不清吗。”梅苏特面不改色,曼努埃尔嘴角抽抽,“你怎么知道,我可不记得对你说过这事。”那时候你也没机会听墙角。心中诽谤,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梅苏特表现出疑似听墙角行为的同时毫不犹豫跟来了。梅苏特却像知道他心中所想,“的确我是没听见你的墙角,我也没有听墙角的习惯,是你自己告诉我的。”这不是听墙角那你是在干嘛!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这种事了!梅苏特终于把视线从上方移开看着曼努埃尔,“还记得米洛他们走的前一晚你喝了多少吗?”曼努埃尔一愣,梅苏特满意点头,“所以就是这么回事,您老酒后忘事,还好克里斯不在。”

“关克里斯什么事。”曼努埃尔斜他一眼,梅苏特没搭理,“是不关克里斯的事,不过我可以帮你数清星星。”曼努埃尔想翻白眼,被梅苏特一把捂住眼睛,“我说真的。”

“您玩儿,我回去睡觉。”说着打了一个哈欠,在外面待了半天冷得要死。

“其实很容易的。”慢悠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曼努埃尔脚步一顿倒没停下,“已经数清了哦。”曼努埃尔跳脚回头,却只看到梅苏特看似不紧不慢的背影飞快消失在拐角后。方向是他自己的房间,还真不是来听墙角的。曼努埃尔这才想起梅苏特根本没说他是来听墙角,那干嘛叫上我?揉着脑袋往天上一望,依然黑漆漆一片,可不是数清了吗,一颗都没有了。好吧这下知道了。曼努埃尔搓搓手紧紧外套,忘带围巾了,还是先回去吧。

房间开了一条缝曼努埃尔钻进去,马上又紧紧关上。没开灯,摸黑走到床边往床上一倒竟有几分虚脱感。躺了没几分钟又开始嫌热,三两下扒下多余的衣物靠在床头,窗外传来附近居民庆祝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很远又很近,一时间头脑有些混乱。他从没想过找到答案,这样的问题从来不是用来找答案的,只是找理由。好像这样就可以把梗在心里的骨头当不存在。后悔?当然不,哪怕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相同的决定。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或者只是放不下。人到底是奇怪的生物,理性着,又感性着。


“阿嚏!”窗外清晰的喷嚏声将曼努埃尔拉回现实,熟悉又陌生的身形从他窗前路过,他猜那是菲利克斯,虽然两人连走路姿势都几乎一模一样。好奇一看发现他还穿着凉拖鞋,真是勇士,这天气。

一阵敲门声,来人推门而入,“灯也不开,当自己游魂呢。”打开灯,梅苏特穿着睡衣裹了长款厚外套,头上戴着圣诞帽,手上还拿着疑似礼物的盒子。

“怎么又是你,别告诉我你是来送礼物的。”曼努埃尔摆出防备的姿态,这位青梅竹马永远异想天开,这造型看上去就很不得了。某种程度他和托马斯还真是绝配,别人都看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不要以为我想来,”梅苏特脱掉外套一下蹦到空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破天气冷死了,我还看到菲利克斯穿凉拖,在这时候能坐雪橇上山的都不是普通人。”

“果然是菲利克斯,”曼努埃尔摸摸鼻子,“我还没认错人。”

“认错才有鬼了,托尼脸比菲利克斯宽。”

“……”谁会关注这种问题。

“你又来干嘛?”曼努埃尔还警惕着。

“都说不是我想来,”梅苏特翻身坐起,捞过扔在床上的盒子,“几点了?”警惕归警惕,曼努埃尔还是老实看了时间,“差三分钟十二点。”

“嘁,来早了,再等等。”梅苏特似乎很不满。

“干嘛?送礼物?早几分钟我也不介意的,礼物放下你可以走了。”面对曼努埃尔的逐客令梅苏特只是护了护手上的礼物盒。

十二点整,饭厅里挂钟沉闷的钟声响起,外面一阵欢呼,曼努埃尔正扭头看窗外,礼物盒砸到他身上,“好了小崽子要我帮他的事搞定了,真是的,非要第一个送圣诞礼物什么的,也不嫌麻烦。好了我的也顺便给你,喏,你的爱。”说着从睡衣包里掏出一个小玩意儿扔到曼努埃尔脸上,跳下床穿上外套跑出门,留下目瞪口呆的曼努埃尔。

曼努埃尔捡起掉在枕边的小东西,一只迷你泰迪熊,他小时候最喜欢的那只同款。然后他的视线转到差点没掉到床下的盒子,小崽子?他还提前准备了圣诞礼物?也不知道是什么。曼努犹豫一会儿还是决定先拆礼物明天再找梅苏特问清楚,他俩啥时候凑一块儿去了。

手刚放上盒子,铃声突然响起,吓得他差点把盒子打翻,摸过手机一看两人还真是早有预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不是克里斯是谁。


TBC.


连轴转的九月,叫我陀螺。希望能赶上姥爷的生贺。这星期破厂和破矿比赛火药味儿都挺重。花爷复出真是太好了。

评论(4)
热度(14)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