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27

[27]

“花挺好看,”托马斯拿了一根卡在梅苏特头发上,“你戴着也挺好看。”梅苏特保持姿势还是盯他,盯了半晌取下头上的花,抓起剩下的花,“算了。”起身拍拍屁股走了。托马斯捡起梅苏特没看到落下的一根花,瞅瞅花又才瞅瞅梅苏特,算了,什么算了?

本来曼努埃尔还想借机调侃,可梅苏特虽抓着花,表情却臭得很,一副谁都不想理的样子。曼努埃尔回头想对小崽子表达一下他的无奈,却见小崽子直愣愣盯着他,视线不知道定在他身上多久了,心情更无奈了。

“我们去那边。”克里斯指的方向正好是托马斯回来的方向。走呗走呗,反正现在梅苏特肯定也懒得搭理我。

夏末的太阳仍烈性得很,晒得皮肤阵阵刺痛,曼努埃尔却跟没感觉似的,抻了个懒腰,慢慢悠悠继续跨步子,有一搭没一搭甩着手,甩到身后突然甩不动了,克里斯一把抓住那只手,紧紧握住。

“不嫌热?”曼努埃尔向斜后方瞟了一眼,却也没缩回手。

“不嫌。”克里斯两个跨步想跟曼努埃尔并肩走,这一上前刚好收到曼努埃尔的一瞟,一阵诡异的酥麻从心尖传至指尖,克里斯手指不自觉蜷缩了一下。

“嗯?”感受到手上的动作曼努埃尔扭头看小崽子,眉毛下意识上挑,眼角的泪痣也跟着一阵牵动,克里斯咽咽唾沫,手指因酥麻微微颤抖。

“喂,你怎么了?”曼努埃尔见克里斯垂下头,这角度刚好能看到小崽子微颤的眼睫毛。突然克里斯快步走他前面,转身拦住去路。曼努埃尔隐约觉着不妙,两人身高本就不差多少,这地方又是草坡,小崽子往草坡上一站竟比他还高一点。

“曼努。”不等曼努埃尔细思,克里斯叫他,也打断了他的思路。

“嗯?”曼努埃尔很不习惯需要稍稍仰头才能和小崽子对视的感觉。克里斯紧紧盯着他,准确来说是盯着他的眼角下方,“有一件事我早就想做了。”曼努埃尔大感不妙,正要跑路却被揽住脖子。妈的,距离太近了。克里斯的气息扑面而来,有些干裂的嘴唇靠近,最后停在那颗泪痣上。嘴唇干裂起壳,蹭在眼睛下方不太舒服,克里斯却反复蹭着。

“喂。”曼努埃尔终于回过神,不等他继续说什么,眼角下方传来与之前不同的触感,温热带着湿度,曼努埃尔瞪圆眼睛,小崽子舔他!

“小崽子你!”接下来的话被堵在嘴里,克里斯离开那颗泪痣不假,可紧接着就凑上曼努埃尔的嘴。曼努埃尔根本来不及闭上嘴,舌头轻易钻了进去。曼努埃尔却从震惊中回过神,不就是接吻吗,怎么能让小崽子占了上风。不想小崽子却因为他的“反击”更加兴奋,眼睛都发光了。

一吻结束两人脸都红得诡异,曼努埃尔打掉克里斯想继续的手,“别得寸进尺啊。”却没意识到今天这发展何止是得寸进尺,克里斯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走路还带着蹦。曼努埃尔突然想起梅苏特凑耳边跟他说的话,再看眉飞色舞的克里斯,别说脸了,整个人都红了,该死的梅苏特。可这真不怪梅苏特。

 

回程是巴斯蒂安开车,路过旧天鹅堡卢卡斯一直支着脑袋看,看着那座城堡渐行渐远,隐没在山野里。

“其实他挺可怜。”卢卡斯说的是城堡的主人。巴斯蒂安眨眨眼,没说话。

“我想好了,”卢卡斯把手伸到车窗外,阳光照在他又黑了一圈的胳臂上,“我要去意大利。”巴斯蒂安沉默一会儿,这是几个月来卢卡斯第一次对他讲工作的事。和佩尔谈过之后他不是没有试探过,但就像佩尔说的那样,如果卢卡斯不想说也就真的什么都不会说。他觉得卢卡斯想清楚后会跟他谈谈,但没想到这么突兀。巴斯蒂安按下狂跳的心脏,“要留在意大利?”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我也不知道。”卢卡斯手枕在脑后,背在座椅上蹭蹭,笑得牙龈都出来了。巴斯蒂安不知道他在舒坦什么,“你笑什么?”

“终于做好决定不该笑?”巴斯蒂安有时候觉得那一口大白牙很碍眼,虽然又喜欢得不得了,“真舍得离开伦敦?”这不是一个好问题,可不问似乎又太不甘心,就算没有答案他也忍不住想问,你舍得吗,或者你甘心吗,甘心就这么离开。

“舍不得。”卢卡斯的答案比他想得还直白,“那个地方吧,房价高得离谱,还经常堵车。可就算那样我也喜欢,”他咧着嘴,“像第二故乡。”巴斯蒂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把原本的打算说出口,也许他也会去英国什么的,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去哪个城市,又或者他根本不想离开慕尼黑。

“不过我在伦敦的时间还真不多,”卢卡斯挠挠头,“一年大半时间都在外面跑。”

“你也知道啊。”巴斯蒂安腾出手一巴掌拍到他头上。

“你不也是,”卢卡斯扯扯嘴角,“我怕如果不能更努力连在DFB剧组见你的机会都没了。”

“别胡说。”巴斯蒂安难得对他严肃。

“你知道我是不是在胡说。”卢卡斯伸手戳巴斯蒂脸,跟梅苏特混久了他好像也被传染了一些奇怪的属性。

“先把你的肠子收回去再来戳我。”巴斯蒂安歪着身子躲闪,转移话题,目光却往卢卡斯裆部瞅。两根绳子又散在裤裆上,两三天就学会戳人了,裤袋系了十几年也没系上。

“你帮我系呗。”卢卡斯抓着他一只手往自己裤裆去,巴斯蒂安往他裤裆拍了一把,“开车呢,别耍流氓。”卢卡斯无辜眨眼,“系个裤带而已。”

“系裤袋你硬个什么劲。”巴斯蒂安白他。

“本来没硬,你拍硬了。”

“不要脸。”巴斯蒂安琢磨着今天他就不该开车,让这有精力没处使的人消耗消耗。

“嗯不要脸,要你就行了。”说完扭曲着身子脸凑到巴斯蒂安脸上“吧唧”一口,脸上几个星期没剃的胡茬扎得巴斯蒂安又疼又痒。

 

热罗姆从后视镜扫了一眼睡得正酣的两人。一开始两人睡姿还挺正经的,睡着睡着脑袋就一下一下往下垂,身子也不由自主开始歪斜。现在两人终于歪得靠在一起,脑袋也抵着对方脑袋,这下好了,起码不乱动,就是姿势太扭曲看得脖子疼。克里斯嘴巴还是微微张着,热罗姆总觉得他嘴角处流出了不明液体。

“嗨热罗姆,还醒着吗?”对讲机混着杂音响起托马斯的声音。

“不然你以为谁在开车。”热罗姆想翻白眼,可惜前车的人看不到。

“我怕曼努和小克里斯的瞌睡虫钻到你耳朵里。”托马斯的语调依然上扬,可听得出他没有自己想表达得那么亢奋。热罗姆想了想,“我看是梅苏特的瞌睡虫快钻到你耳朵里了,他睡着了?”

“睡了。”托马斯用一个哈欠结束了这句话,难得的简短。

“停下来歇会儿?”热罗姆一小时前才和曼努埃尔换了位,托马斯却是实打实的开了三小时。

“我还想赶回去刷牛尾巴,”托马斯咂咂嘴,“你陪我聊会儿就行。”热罗姆见他坚持也就由他去了,“想聊什么。”

“嗯……米洛和托尼吧,”热罗姆仿佛看见他疑惑挠头的样子,“感觉他们好像怪怪的。”热罗姆按捺住惊讶,还以为托马斯整天蹦跶压根儿注意不到这些,“干嘛不直接问米洛?”

“感觉他不会高兴我问。”

“你哪来那么多‘感觉’。”

“直觉?”是本能吧,热罗姆默默吐槽,托马斯的脑回路真是难以琢磨,明明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根本没多少时间和托尼接触,现在却突然说两人怪怪的,真不知道该评价什么好。

“热罗姆你睡着了吗,干嘛不理我。”蔫耷耷的声音,看来是真疲了。

“你真以为车能自动开啊,”热罗姆没好气嘲讽他,犹豫一会儿还是把猜测说出来,“托尼大概在追求米洛?”

“咳咳咳!”托马斯似乎在喝水,猛一惊被呛得不轻。热罗姆赶紧叫他停车,托马斯忍着咳嗽把车停下,下了车还掐着脖子猛咳。热罗姆一边给他顺气,一边想着这下好了,一句八卦引发的血案。

这一停一咳终是把梅苏特弄醒了,也跟着下车帮他顺气,等托马斯缓过来梅苏特终于有时间看了看表,不看还好,一看脸就黑了,“干嘛不叫醒我?”说好的一人两小时。

“我看你睡得挺沉。”

热罗姆一瞅这架势赶紧撤了,流弹不长眼,他可不想被误伤,可一上车他又叹了一口气,后排两人仍睡得跟死猪一样,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前有情侣,后有情侣,夹死中间单身狗,甭管是不是确认了关系。热罗姆摸出钱包看看女儿的照片,心说还好我还有女儿。

等他抬头已经看到梅苏特摸摸托马斯的脑袋,让他上车去了。梅苏特打手势示意可以继续走,热罗姆点头跟上,心里却又把托马斯引出的话头翻出来想。托尼的举动应该算得上追求吧,他不太确定。有一天他还在柜子上看见托尼抄的诗。他没读过几句诗不假,可标题下方写着艾略特的名字,至少他记得托尼拿去给米洛的书就是艾略特的诗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确定,有些答案呼之欲出,终究只是一闪而过没能抓住。

突然后排曼努埃尔咂咂嘴,哼哼两声,也不知道梦到什么。热罗姆往后视镜里一瞅,克里斯嘴角的不明液体已经流到下巴上。曼努埃尔哼唧两声闭了嘴,一会儿两人不轻不重的鼾声又此起彼伏了。热罗姆搓搓脸,笑说自己瞎操什么心,回去还是先给女儿们打电话吧。


TBC.


谁也别拦我让我为自己感动一下。按这速度没准儿真能赶上825(想多

评论(12)
热度(22)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