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足球同人】Empty Corridors(AU)03

#虽然低产但是没有不产的三月万岁(。

[03]

佩尔眉头皱了一下,舔舔嘴唇也不急着回答。不紧不慢给自己斟上茶,放下茶壶,还给自己加上一块方糖才开口,“没想到会拖到现在,每次想来时间都不太合适,除了今天。”

“今天也不合适,只是刚好碰上吧。”菲利普拇指冲对面上锁的弹簧门指指,揶揄的冲他挑挑眉。佩尔目光游移了一阵,要不是霍华德有演出要腾地今天还是碰不上。“总归是遇见了,”无辜地抿抿嘴,“我来得挺是时候不是吗。”菲利普笑,露出的两颗松鼠牙让他看上去像十几二十岁的青年,“那倒是。”佩尔没说在碰上之前他打算去做什么,菲利普也不问。两人随意聊着,就像佩尔是专程去见菲利普一样。

托马斯穿着睡衣,表情呆滞着,头发东翘一缕西翘一缕毛躁的顶在脑瓜上,手上逮着铅笔和图纸不停在上面涂画修改,画了几笔,眼睛发直盯着那几条直线看了半晌,像是觉得不满意开始四下翻找,嘴里不停叨念,“橡皮橡皮,橡皮哪里去了,奇怪刚才还在这里,橡皮……”哐当一声身旁的小桌子打翻了,上面的工具图纸稀里哗啦全摔到地上。托马斯呆愣着看着那堆东西,动作迟缓地伸手想去捡。突然他脸上表情生动起来,像被开水烫到蹭的弹了一下,“吗呀几点了!”

“别嚎了!我帮你请假了!”霍尔格在外面喊。

“今天不能请假啊!酒吧要腾空啊!还有霍华德的演出啊!”托马斯又是一通嚎叫,手忙脚乱收捡他的杂物间,哦不是卧室。霍尔格敲开门探了个头,“你不早该习惯了这时不时抽一次风的日子吗。”霍尔格端了一杯水给他,在他头上按了一把,“现在还好,等咱们从这儿搬出去如果你要还想找到人合适的合租人就困难了。”托马斯灌了大半杯水,撇撇嘴,“我不想搬。”

“房东已经下逐客令了,赶快去找一套房子,别总想赖着,买也好租也好总得搬出去。你给别人设计那么多室内装潢,偶尔也该想想怎么布置自己的房子。”霍尔格从托马斯手里抽走杯子往外走,关门之前又探头进来,“还有,我下个月走。”房门嘭的关上,留给托马斯一脸愕然。霍尔格要外出学习的事他早知道,但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看来真的要去找房子了。托马斯把头上的杂毛一通乱揉,觉得不开心。霍华德要走,霍尔格也要走,怎么都要走。低落了一会儿他突然抹了一把脸准备站起,结果头撞上屋顶,他的卧室是一间阁楼。

接到托马斯电话时菲利普和佩尔正在酒吧附近的餐馆吃饭。还没到晚餐时间,但忙活了一下午两人都很早就饿了。回去时托马斯正坐在吧台前塞三明治,看到和菲利普一起进门的大个子瞪大了眼,腮帮子鼓着想说话,被菲利普果断制止,“别急!吃完再说。”鼓起的腮帮子停了停,开始新一轮的咀嚼,无奈嘴里东西太多又急着吞咽,托马斯还是不负众望噎住了,皱眉纠结在一起,收着下巴使劲想把卡住的东西吞下去,还不停用手捶胸口,但效果看上去不太好。菲利普赶紧拿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看他憋得满面通红但总算咽下去松了一口气,“没人跟你抢慢点吃。”

“他他他!”托马斯瞪着眼盯佩尔,“他!”

“别他了,他也不跟你抢。”菲利普调侃着拿回杯子又给他倒了一杯水。托马斯接过水接着往嘴里灌,吞咽的时候眉头又皱起来了,挤出的皱纹能夹死几只虫子,手不停抚着胸口顺气,着实噎得不轻。见托马斯缓过来,佩尔憋着笑伸出手,“看来我出现得不是时候。”托马斯又开始瞪大眼睛看他,“你是那个谁!”佩尔摸摸鼻子心说我咋就是“那个谁”了,不过要比瞪眼他可比不过他们那位,那叫先天优势。佩尔正想着怎么自我介绍一下,托马斯突然抬手往掌心一捶,“想起来了,佩尔·默特萨克,拐走霍华德的人。”佩尔内心是尴尬的,虽说他不认为是他“拐”走了霍华德。转头想看菲利普什么反应,不想菲利普根本没在看他,只是专心盯着吧台。好吧看来这个表面对霍华德离开表示毫不在意的人并不是真的那么不在意。

镜子前梅苏特在灰白格子和纯黑围巾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选了灰白格子。系好围巾梅苏特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能出去见人了。听说佩尔找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一向对“很有意思”很有意思。瞅着正休假,梅苏特毫不犹豫奔着“很有意思”去了。出道前的最后一场演出,名头听上去不错。等根据佩尔给的地址找到酒吧,梅苏特有点兴奋,看这情形可能比他想象的还有意思。他提前了一个小时到,本想选一个好位置,不惹人注意又能看到舞台,不想酒吧已经挤了很多人。佩尔从人堆里挤出来,冲靠在电线杆上的梅苏特挥手,扯扯皱起的衬衣,“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你挖到宝了,”梅苏特支起身,“主角来了吗?”

“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佩尔又扯扯皱起的衬衣,“外面冷死了。”梅苏特慢慢悠悠跟在佩尔身后往酒吧里挤,想佩尔在穿衣方面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什么长进,可惜了身材。

“请让让让让!”大嗓门儿突兀的在背后响起,梅苏特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一个抱着啤酒箱像是服务生的人,穿着红白格子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深色毛衣,衬衫露了一个衣角在毛衣下摆,他咧嘴冲梅苏特一笑,“抱歉,人太多了。”梅苏特点点头往边上靠,眼前的人却没有过去,视线锁定梅苏特,嘴也由咧开变成“O”型,“你是厄齐尔!”梅苏特顿了顿,点头,“唔,你好。”于是对话结束,大嗓门儿盯着梅苏特,梅苏特也盯着大嗓门。大嗓门是还在消化消息,梅苏特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对视了半晌,站在边上本着看好戏心态的佩尔终于不忍心看下去了,往大嗓门肩上一拍,“托马斯,再偷懒菲利普该扣你工资了。”

“菲利普才不会。”托马斯凑到佩尔面前,“带他去吧台好吗?”他眨巴着眼睛笑出两个酒窝。本以为佩尔会愉快的答应,不想佩尔突然板起脸严肃着表情。一时间托马斯有些尴尬,抬抬箱子又放下。梅苏特想换他肯定会就着箱子给佩尔来一下,可惜托马斯只是想单纯的想挠挠头,而可悲的是他还没腾出手,“要是不方便……”

“好的没问题!”佩尔突然打断托马斯,还一本正经行了个礼。果然这老不正经又是在混蛋,梅苏特头扭向一边想装作不认识佩尔。“走吧梅苏特!去吧台。”可惜老不正经还不给他装不认识的机会,扯着他的围巾刨开前面的人往吧台钻。梅苏特扯回围巾瞪了佩尔一眼,回身举手拍拍托马斯的头,“别理他,最近他热衷角色扮演。”此时梅苏特脑子里又浮起“换我就用箱子给佩尔来一下”的标题,托马斯却在想,“他摸我的头了,摸我的头了!”好吧大概托马斯的脑回路有些与众不同。

梅苏特出现引起了小范围的骚动,但很快恢复正常,今天主角不是他。唯独托马斯一直处于某种亢奋的状态,见缝插针找机会回吧台。好在由于停业酒吧只限量供应啤酒,还是自取的。托马斯在各指定地点放好啤酒就赖在吧台不走了,虽说本来他也应该在吧台,但他的表情和行为让菲利普不禁认为他就是赖在吧台。“梅苏特你会打牌吗。”“梅苏特我给你讲个笑话。”在简单认识之后名字也从“厄齐尔”变成了“梅苏特”。“梅苏特你想试试这里的招牌鸡尾酒吗?”一直处于爱理不理状态的梅苏特听到这句话后眼睛一亮,却没有进一步表示,托马斯的自来熟他有点招架不住,再者,“今天停业你来调酒吗?”

“我会!”托马斯的兴奋让梅苏特转移了视线,他不太相信这只大嘴猴。

“今天不借你器材。”吧台里拿杯子的菲利普凑了一句。感谢安拉这里还有一个正常人,可惜菲利普并没有让梅苏特感激太久,“要是醉了太麻烦。”他怎么就天真的以为能管住这只大嘴猴的店主是正常人,梅苏特愤愤的翻了个白眼。

在小舞台帮忙调音的佩尔一回来就看到梅苏特的白眼,眼疾手快把手伸到他面前,“你干嘛?”佩尔的妖蛾子总是层出不穷。“怕你眼珠掉下来。”梅苏特又一个白眼,一拳不轻不重揍上佩尔肚子。托马斯一边看着,摊出一只爪子似乎也对“接眼珠”一事跃跃欲试。一时间梅苏特的心情很难言喻。好在开场音乐及时响起,让他不至于再给托马斯来上一拳,虽然他挺想这么干的。

夸张捂过肚子后佩尔又窜回小舞台,他负责调音。这件事之前就和霍华德商量好了,他们也在一起排练过好几次。所以今天他的确不是专程来店里找菲利普的,下午也只是刚好路过,然后看见了菲利普,结果变成了“还会再来”的会面。虽然他并没有忘记还要再去的事,但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他把所有事安顿好,在这次演出之后,在正常的营业时间来。可他好像每次都碰上非营业时间。

开场音乐结束,台上霍华德冲佩尔示意。佩尔甩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事情甩出脑外,移动推子将麦克风音量调高,开场前霍华德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前来……”

TBC.

#说点什么好,果然总是会低估自己写口水话的能力。写到现在居然还没写到一开始想写的剧情。下章应该大概终于可以写到了,这铺垫长得有点醉人=-=

评论(12)
热度(16)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