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足球同人】Empty Corridors(AU)02

嘿好久不见想我了吗(别闹。隐身了一个多月虽然还是卡得飞起不过应该不会像二月那样毫无产出了。容我慢慢填。开篇好像忘记说了,这篇还是主1617和木耳,可能有其他西皮打酱油,有俱乐部球员出没。


[02]

夜深,菲利普擦干最后一个杯子,看了看时间准备走人,托马斯眼尖,扔下拖把闪到吧台前,“你给了一张鬼牌出去!”菲利普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拉开抽屉把之前放进去的名片递给托马斯,“他来挖墙脚。”托马斯表情夸张的变化着,手指小舞台,“你说霍华德?”

“难不成找你?”菲利普扯回名片顺手揣进兜里,“这是好事。”托马斯下巴磕在吧台上摇晃,委屈道,“可是我舍不得嘛……”

“你该为他高兴。”菲利普拍拍托马斯的头。

“我要他给我签名。”托马斯坚定地在吧台上磨蹭,“就签在专辑上。”

“他的碟已经到了?”

“还没,但明天应该到了,演出那天要发售。”托马斯盯着吧台边上贴着的海报,“这应该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场了吧。”

“那也不一定。”绕出吧台,菲利普套上外套往外走,“签名记得帮我也要一个。”

“我以为你对这种事没兴趣!”

“我没说过。”菲利普白了托马斯一眼,头也不回出了门。霍华德是他招来的自然有他的喜好。算算时间离演出也就半个月,最后的半个月。

晚上温度更冷了,冷风执拗地往衣领里灌,扯着衣领捂脖子,菲利普想他是不是该买一条围巾了。虽说酒吧距离公寓不远,但进了楼层内菲利普还是伸出插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揉了揉吹得冰凉的耳朵。一看两台电梯都还停在高层,菲利普径直转入一旁昏暗的消防楼梯,还是楼梯不会让人等。

消防楼梯使用少,即使每天都会有人打扫,也不能改变它缺乏人气的事实。菲利普有时候会想他大概是除了清洁工走这条道最多的人。他不介意所谓的浪费体力,也乐得享受这份清净。轻手轻脚跨着大步子窜上楼梯,他又在玩儿那个无聊的游戏,在不触发声控灯的情况下回家。推开走廊门,趁着门关上的间隙,菲利普瞄到了身后黑暗的螺旋漩涡。又是他赢了,但输家是谁?

走廊不算长,如同甬道的结构却让人觉得这段路长度远超实际。推开走廊尽头的窗户,楼外的冷风又肆虐而来,菲利普赶紧掏出钥匙开门闪进房内。房门落锁,隔离了冷风,也叫醒了门外走廊的声控灯。但对菲利普来说游戏已经结束,赢家还是他。游戏只有他知道,规则由他定,结局也只有他知道。可结局也不重要,都说是无聊的游戏,不过是没事找事的消遣。

摸出包里的什物,菲利普把外套挂上衣帽架,电视打开节目还停留在新闻频道,扫了一眼熟悉的主播,放下遥控板径直去了卫生间,播放内容菲利普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房里有了人声多少没那么冷清。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路过流理台烧上一壶水,再从冰箱里拿出下午做的三明治和蔬菜沙拉,他实在不想吃甜得发腻的麦片了。

守着电热水壶烧水,水蒸气随着咕噜声升腾,水壶盖上多了一滩小水珠。壶嘴发出轻微的“呜呜”,咔哒声后水开了。马克杯里扔了一袋茶包,滚烫的水浇下去,属于茶的浅褐色晕开,香味溢出。戴上隔热手套端出用微波炉加热的三明治,两手护着杯盘碗回客厅摆在茶几角落,盘腿坐在地板铺的毯子上,扭身拿过遥控板,拿起三明治一边吃一边漫无目的换着台,换来换去最后还是停在新闻台,之前看的电视剧剧情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

啃完最后一个三明治,菲利普从那堆什物里翻出名片,一不注意就给揣回家了。托马斯问他为什么给大个子鬼牌,其实他也想知道,毕竟他是在大个子给了名片才确定他是来干什么的。那在之前?或许是大个子的突然出现给了他惊喜,打破一成不变的日子,突兀地闯入。可惊喜更多时候是一瞬间的情感表现,像牛奶一样只有短暂的保质期,时间一长感觉也被冲淡了,谁知道他下次会什么时候来。盯着名片不知道想了什么,菲利普叼着叉子进了书房,把名片放进书桌抽屉的名片夹。万一以后能派上个用场。

日子还是一如既往过着。唯一不同的是霍华德接受了大个子的邀请,原本一个月几个月一次的小演出成了霍华德出道前的最后一次演出,菲利普让托马斯撤下酒吧门外支架上的酒吧广告,布上了霍华德的演出宣传和专辑宣传。酒吧明显比前些日子热闹了些,大家都知道这将是驻唱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段日子,有告别的有不舍的有祝福的,也纷纷表达了要来最后一场演出的意愿。菲利普有些小头疼,酒吧装不下那么多人。霍华德挠着头站在吧台前,也为难着。商量之后决定演出当天停业将桌椅全都搬到工作间和角落,总算是能多装些人,至于桌椅怎么堆怎么挤还是到时候再说吧。菲利普揉了揉额角,有点想念几天前在他家公寓下晃悠的搬家公司,也许他也该联系搬家公司来帮他腾地儿。说起来因为作息时间问题,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新搬来的房客,虽说见不见好像没差。

半个月过得飞快,晚上就是霍华德的演出。过了中午菲利普就到酒吧进行清场工作,霍华德去帮鼓手搬东西一时半会儿来不了。所以这一屋子的桌椅都是他的事了吗,菲利普叹了口气,本来托马斯应该来帮忙,谁知托马斯的合租室友给他打了电话,托马斯不知道又哪儿找到了灵感陷入奇怪的状态,室友估摸着托马斯今天又去不了店里先给菲利普打电话帮他请了假。菲利普又开始想念搬家公司。

工作间很快就堆不下了,满满当当高高低低堆了一屋子。菲利普很是满足地哼着小曲儿,虽然一看门外剩下的大半桌椅又皱起了眉头。酒吧角落桌子搭了两层,开始搭第三层菲利普犯了难,身高不够。他只得搬了一根凳子来,用凳子弥补身高上的不足,但一个人将桌子搬那么高果然很费事,明天手臂要疼了,菲利普默默想着,没看到酒吧的弹簧门被人轻轻推开又关上了。正费力举起另一张桌子突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毫无心理准备的菲利普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桌子摔地上。那只手扶住桌子,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帮着菲利普把桌子搭上去,才扭头冲菲利普摇手,“又见面了。”

菲利普低头看着他,近距离站在一起这人看起来更高了,哪怕他现在站在凳子上比他高些,“又在非营业时间来,你不会又没戴手套?”

“今天带了,但看上去你需要帮手。”大个子余光不停往周围的桌椅上瞟。菲利普盯着他看了几秒,“好吧默特萨克先生,麻烦你了。”菲利普指着大个子边上的桌子示意他搬那张。

“叫佩尔就好,菲利普,嗯霍华德说你叫这个,可以这样叫吗?”大个子把桌子抬到菲利普跟前,看着他的眼睛,菲利普垂下眼回避了他的目光,伸手接过桌子两人一起搭上去,“菲利普·拉姆,”菲利普开口,视线却给了墙壁,“菲利普。”

等堆完桌椅搞定现在能完成的所有准备工作,菲利普擦了一把汗,从外围扯了两根高脚凳到吧台前,拍拍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的高个子,自己先坐上凳子半个身子伏上吧台 ,“我真应该叫搬家公司。”高个子坐下撑着下巴,“说得没错。”

“虽然按照原计划我应该请你喝一杯,但还是下次吧。现在我只想趴一会儿。”菲利普的声音有点闷,这工程比他想象得还麻烦还费事,下次说什么他也不腾空酒吧了。好像也不会有下次了。菲利普转过头,脸对着大个子,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脖子和喉结。但大个子似乎在走神,眉头皱着,手肘撑着吧台保持姿势没动,也不理菲利普的话。菲利普也不管他在想什么,目光随意的在他身上游移。“或者我请你喝一杯?”

“啊?”菲利普显然没跟上高个子的节奏。

“我可从你们这里挖了墙脚。”大个子表情看上去还挺严肃的,“再想找到一个像他这样的驻唱可不容易。”

“得了便宜还卖乖,”菲利普支起身子,手指戳戳大个子,“迟早的事,金子总会发光。对他好点儿,他可是我们的小宝贝,欺负他酒吧群众不会轻饶你的。”菲利普说着自己先笑出来,小宝贝,霍华德听到他的形容恐怕得起一身鸡皮疙瘩。“那我还是请你喝一杯吧,”大个子转过身对着菲利普,“只是因为我想请你喝一杯。”

俩人去了对面的咖啡厅,用大个子的话说既然是他请所以不能在菲利普的店里。菲利普白了他一眼跟着去了。看得出大个子不是第一次去,熟门熟路选了卡座,自作主张点了一壶锡兰红茶,菲利普也不问多问,靠在沙发上歪着头四下打量,咖啡厅虽然就在对面可他一次都没进来过。视线移到落地窗外,刚好能看见锁上门的酒吧。大个子坐在对面不自在地扭脖子抻腿,沙发对他来说还是太矮了些。不一会儿侍者端上茶,大个子示意侍者不用管,自己端起茶壶给菲利普倒茶,菲利普倾身端起茶杯捧在手里,过了一会儿才抬起眼皮看着大个子,“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TBC.

评论(6)
热度(8)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