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队短生贺】拐角隔壁·续(店主AU)

【队短生快!】

#BGM:松井祐贵-君と僕(吉他)

#足球同人,店主设定,PG-13

#CP:1617/250272/钱威胁/其他不定

#提示:文中卡鲁姆全名为卡鲁姆·钱伯斯,杰克全名为杰克·威尔希尔

#本篇未完,只是为马克时间。伦敦24点也赶不上因为明天也有事。最近脑子太乱卡得一逼提前那么久也没写完。不出意外会在本周写完,原帖更新不会重新开贴。Never Know本周不更。

#前情回顾《拐角隔壁》。本篇是趴体结束后的故事,上篇看起来像结尾的“两个星期后”无视就行。


[拐角隔壁·续]

一夜的时间也许能改变很多事,但对于拐角两边的小店来说,一夜狂欢带来的只是宿醉和黑眼圈。菲利普揉着太阳穴开了店门,他站在店门外扯起自己的T恤嗅了嗅,一股子酒味儿。嫌弃抖着衣裳,菲利普进了店门又把店门拉下大半,开店前他需要洗个澡。他从未如此庆幸店里有专供员工使用的洗浴间。习惯性伸手扒拉头发,一摸头上黏腻一片,昨晚是哪个混蛋把香槟倒在他头上的。多想无益,菲利普认命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本是备用防不时之需,没想到先为宿醉服务了。

等菲利普头上顶着毛巾从洗浴间趿出来,一眼看见店门外两条大长腿有节奏的画着圈,不用想也知道是跟他一起回来的佩尔,“站在门口当门神呢,什么事?”

“借浴室。”紧张状态下的佩尔总是言简意赅。

“你可以直接进来的。”

“我觉得还是等你同意后再进去比较好。”

“那你还是不要进来了。”菲利无辜眨着眼,虽然外面的人看不见。

“菲利你别这样……”佩尔拖着长音蹲下,从门缝眼巴巴望着菲利普,双手捂着脖子还瘪着嘴。菲利普擦头的手顿了一下,“多大的人了!装可爱有用吗!”这话听起来和那谁说的有点像?哪谁?就是那谁啊。无辜地卡鲁姆此时还在床上打呼噜,对他混蛋叔叔的“那谁”和“哪谁”全然不知。

“菲利……”

“要用就快进来,我还要开门。”说罢菲利也不再搭理那个还在鼓起勇气准备进门的人,转身穿衣服去了,他还没穿上衣。头发没干,一滴水滴在背上,水从肩胛骨顺着背脊一路往下滑,原本这滴水将顺着他的腰线直接滑到裤腰上,突然一个物体碰到了他的腰,那个物体从腰顺着水痕一路划到他的脖颈,接着一根手指头伸到他面前,“水。”佩尔终于还是下决心进了这家充满兔子的店。

“我当然知道是水。”菲利普顺手用毛巾抽佩尔,他不知道腰和背很敏感吗。那家伙没躲,诧异看着自己手指头。菲利普挑眉,“看什么呢?”佩尔的八字眉又纠结起来,挣扎半天说,“你的腰有肉,软的。”

“你的腰没肉。”菲利普去戳佩尔的腰,却被佩尔躲开。佩尔捞起自己的T恤,自豪得欠抽,“有肉,也有腹肌。你没有。”佩尔得意了两秒就发现氛围有点不对,菲利当然没有搭理他,只是目光在他腹肌上来回转悠了好几圈。并很自然地伸手在他肚子上拍了拍,“腹肌是不错。”但那只手没有就此收回去,而是顺着肌理在佩尔的腹肌上打着转儿,另一只手也覆上他的腰,“腰身也不错。”佩尔瞪着下方的菲利普,两手还捞着自己的衣服。这发展方向未免有点不太对。菲利普抬头冲他笑了一下,手上动作却没停,顺着腰一路滑上他的背,菲利普手上还有水,触感有些凉还有些痒。那触感一下离开了他的背又回到腰上,菲利普绕到他身后,佩尔的四肢似乎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整个人僵硬地斜着眼往下瞪,但还是看不见菲利到底想做什么。而后有东西贴上腰椎处,柔软带着热度,他感觉菲利的舌头似乎在皮肤上蹭了一下。眼见着事情要往更奇怪的方向发展,菲利普突然松手一把拍上佩尔后腰,“还不快洗澡!一会儿还要开店。”

佩尔又僵了一下,“哦哦哦哦,这就去。”手忙脚乱放下衣服,缓慢转身冲进洗浴间关了门,佩尔抚着胸膛安慰自己,不知道是被兔子吓得还是被刚才诡异的氛围吓得。菲利普在原地低头盯着自己手看了一会儿,又往洗浴间门盯了一会儿,若有所思蹭了一下脸,直到水声响起才转移视线走到一边拿毛巾继续擦头发。

 

梅苏特眼睛睁开一条缝,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他一跳,脑子里睡意吓掉了大半,睁大眼瞪着大清早就给他惊吓的人。

“梅苏特你醒了。”托马斯蹲在沙发边笑,嘴快咧到耳根了。梅苏特还只是瞪着他。“我想告诉你我要上班去了。”

“要是我没醒你打算一直蹲在这里等我醒?”梅苏特调整姿势,沙发睡得他不太舒服。

“我打算留字条。”他手上举着一张写满字的纸。梅苏特扫了一眼实在懒得看上面都写了什么,“念。”托马斯眼睛睁大转了一圈,清清嗓子,“亲爱的梅苏特,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重点。”梅苏特毫不客气打断他。

“我去上班了,记得吃早饭。”托马斯语速很快。

“早饭是吃不了了,”梅苏特看看时间,“我才睡了一个小时。”意思是要继续睡。

“要是你想吃早饭牛奶热了在保温瓶里,土豆沙拉在桌上,自己烤几片面包来吃好吗?面包在……”

“这是我家。”梅苏特冲他眨眼。我知道东西都在哪里。

“是你家但有时候你不会照顾自己,”托马斯又举起手上的字条,“我还是把它留下吧,否则醒来你又会忘记。”

“随你。”梅苏特揉揉眼睛,还是困。托马斯知道昨晚梅苏特累得够呛,没再说多余的话,轻轻拍了几下梅苏特的头发起身准备走,突然又回头,“那你换到床上去睡?沙发上挺难受的。”托马斯揉揉脖子,他在另一个沙发上对付了一晚上。

“没洗澡。”身上都是酒味。

“那……”托马斯还想说点什么,梅苏特直接拉起被子盖住脸,不想再听他废话。

“好吧我先走了,好好休息。”托马斯终于走出门,门正要关上他又支了一个脑袋进来,“梅苏特记得看字……”

“哐!”突然托马斯闭嘴关了门,否则梅苏特扔出的沙发靠垫会直接砸在他的脸上。但险些被砸的人没有半点不开心,乐滋滋跑去上班了。能守着喜欢的人从睡梦中醒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虽然被那张大脸吓到的梅苏特并不是那么幸福。

托马斯连走路都带着蹦。马脑子都是犯菠萝过敏症也值了。这想法当然是要不得的,但也不能怪托马斯高兴。可还有人记得,梅苏特曾对躺在病房的托马斯说“等我半小时”。

打着点滴的托马斯除了乖乖等梅苏特自然没有别的可做,但人闲着不一定脑子也得闲着。虽然他的本意是跟隔壁病床的病友聊聊人生,可惜隔壁只瞥了他一眼,就扭身睡觉去了。没事可做的托马斯只得像梅苏特说的拿着手机刷社交软件,可社交软件也没啥可刷的,百无聊赖只得胡思乱想,梅苏特还没回来,梅苏特去哪里了,大半夜的梅苏特会跑到哪里去买吃的,24小时店吗。托马斯揉揉肚子,他真的有点饿了,即使是泡面他也不会嫌弃的。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担心,大半夜的梅苏特会不会遭遇不测,转念一想梅苏特也不是小孩子了,甚至比他还大一岁,肯定没问题,没错。叨念着“没问题”的人捞起手机拨通了梅苏特的电话。

意料之外,无人接听。机械的“嘀”声让他烦躁,温和的女声提示他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应答。也许只是没听到。托马斯默念了几句只有他懂的东西,再次拨通了梅苏特的电话。

还是无人接听。这下托马斯真有点急了,猛地坐起,挥起的手不小心不小心撞翻了柜子上的水杯。隔壁“睡着”的病人突然转过身,“吵死了。”

“抱歉但是梅苏特……”

“梅苏特怎么?”一个声音从房间外传来,“没事打什么电话?没有多余的手接电话。”梅苏特一手提保温袋一手拿保温瓶走进病房。他先停在隔壁病床前,“抱歉吵到你了,他只是担心我。请继续睡吧,他会安静的。”托马斯张嘴想说什么,被梅苏特瞪了回去。托马斯委屈撇撇嘴,扭头看窗外。

“怎么?闹别扭?”梅苏特轻手轻脚绕到托马斯面前。

“我不是有意的。”闷闷的声音。

“我知道。”梅苏特把保温袋和保温瓶放到柜子上,“我告诉你半小时了,你该多给我一点信任。”梅苏特掏出手机点开未接来电凑到托马斯面前,“半小时之后再给我打电话我会很高兴的。”

“抱歉。”托马斯眨眨眼,嘴里鼓着气。

“饿吗?”梅苏特伸手指戳托马斯鼓起的脸颊。

“嗯嗯!”说到吃托马斯眼前一亮,刚才的不愉快也瞬间烟消云散。他当然看得出那不是泡面也不是24小时营业店买来的快餐。于是在菠萝过敏症的当夜,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了梅苏特做的食物,还是专门为他做的。也难怪他高兴了。

 

洗完澡佩尔在店里做开店的准备工作,好吧其实没什么准备工作可做,他只是不想和兔子们共处一室找借口跑了出来。菲利普对此没什么表示,抱着手上的兔子用兔爪子跟他挥手说再见,得到的效果是佩尔以更快的速度冲出店门。但佩尔的转身速度还是太慢了一点,托此福他有幸看到菲利普带着恶意的笑,混蛋他是故意的。但除了在内心咆哮,他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抗议。

坐在流理台后发了一会儿呆,佩尔慢吞吞拿出手磨咖啡机,倒进咖啡豆转着把手研磨,倒是消磨时间的好方法。离开店还有些时间,做点早餐也不错。这时咖啡店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磨好咖啡豆趁着煮咖啡的空当,佩尔又敲了两个鸡蛋着手准备烤华夫饼的材料。你给你的兔子喂早餐,我给我的松鼠做早餐还不行吗。略过心中的小吃味,佩尔愉快哼着小调,继续为他伟大的早餐事业而奋斗。

说到松鼠,不得不提已经快被人们遗忘的卡鲁姆。卡鲁姆已经醒了,再不醒他就赶不上上班时间了。但他现在遇到一个问题,事实上如果不是遇到这个问题也许他会直接睡到中午。卡鲁姆艰难移动着脖子往下方看了看,一只手臂横在他胸前,活生生把他压醒了。而手臂的主人还在冒鼻涕泡,我是说还睡得死沉。怎么在不吵醒杰克的情况下起床是一个无比严肃的问题。卡鲁姆盯着天花板又看了一会儿,难道他要保持姿势直到杰克醒来吗,但想想他混蛋叔叔向来严格的罚款制度,卡鲁姆又开始新一轮的挣扎。

哦不对,话题还是回到松鼠。


TBC.


 因为脑子太混乱文中花样错误不会少,请尽管提出。以及更新过程中一些细节会不停修改,请不要太嫌弃这尿性。

评论(4)
热度(26)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