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纪录片小组AU)17

[17]

“你的山地蝾螈已经正式被巴斯蒂和卢卡斯接管了。”收到山谷传来的讯息,菲利普把已经关闭的显示屏递给佩尔。听到卢卡斯的名字,佩尔眉头不自觉皱起,闷声道,“是被卢卡斯接收了吧,巴斯蒂顶多是陪着卢卡斯一起闹。”

“你要想拍蝾螈和谁换个班去山谷就行了。”菲利普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坐下,顺手脱了鞋子,他的鞋似乎进水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蝾螈,我甚至想说见鬼的终于可以不用再蹲守这混蛋玩意儿了。”

“是因为卢卡斯?”菲利普试探道。

“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近来卢卡斯在伦敦不开心,虽然他是那么喜欢那座城市。”佩尔一屁股坐在菲利普边上,险些把菲利普挤翻。菲利普用眼神对此举表示抗议,但佩尔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身上,“你认为他应该离开吗?”

“个人立场上,我还是不知道。最后做决定的还是他自己,我不能干涉。”佩尔捡起一块石子儿把玩。

“你还会打官腔了。”菲利普脱下袜子晾在石头上,鞋果然进水了,“你在伦敦当副导演就学会这些吗。”佩尔翻了个白眼,“这话队里谁都可以说,唯独你不行。”菲利眉毛抽搐一下,嘴巴几张几张像是想反驳一下,最后还是闭上嘴,捞起边上的湿袜子捂在脸上。

“想要纸还是衣服?我给你。别总拿臭袜子往脸上捂。”说着佩尔真的从包里拿出了纸巾。

“谁告诉你是臭袜子了,”也许是因为只有两人在场,菲利普也起了玩儿心,竟真把袜子举到佩尔面前,“要不要闻闻?”佩尔立即闪过,翻着白眼做昏死状,“臭死了臭死了我要臭晕了。”兴许是佩尔翻着白眼抽搐的模样过于销魂,菲利普一下没坐稳翻到石块后面去了,“小心!”佩尔伸手一捞,没捞住,菲利普还是摔了下去,“哪怕你转身再快0.001秒也好。”没准就能拉住他了。

“年轻时候让我再快10秒都行,但现在……”佩尔摊手,伸手把摔到石头下面的菲利拉起来。

“回到娘胎你也快不了1秒。”菲利普拍拍身上的砂石,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向远处张望,回头看着还愣在一边的佩尔“让个地方给我?”难得佩尔没再说什么,听话往边上挪了一点,但也真只是一点。菲利普挑眉看了佩尔一眼,赤脚蹲在石块上,“即使是我的身高,也需要170公分才够躺下。”

“我可以勉强把大腿借你躺躺。”看佩尔表情似乎真有点“勉强”。

“我宁愿躺在地上,也不想‘勉强’躺在你腿上。”菲利普嘴上不屑,人倒是干脆地征用了某人肉枕头。

“其实就算我转身再快100秒也不能改变什么,”佩尔的声音带了些无奈,“至少我从没想过米洛会离婚。”菲利普调整了一个舒坦的姿势,“这个问题连他都不能给你答案,难道我能给你答案?我也没离过。”

“见鬼你怎么知道我问过。”

“随口猜的。”

“你可不能离了,辜负了知性女神大家不会放过你的。”佩尔表情猥琐,一个劲儿笑着拍菲利普手臂。菲利普有一瞬间失神很快又反应过来,举手往佩尔腰上挠,“你管太多了。”佩尔只顾着躲闪,没注意到菲利的声音竟有些冷淡。

“哈哈哈哈,别挠你,哈哈哈哈,下次挠人先知会一声。”佩尔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菲利普才总算收了手。佩尔夸张地调整呼吸,“呼……热罗姆和托尼快过来了吧。”

“嗯。”

“小托尼很仰慕米洛呢。”

“那又关你什么事,没事想想接下来的工作和以后队里的项目。”

“不会有什么以后的项目了。”

“我不知道你的工作态度什么时候这么消极了,”菲利普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不是一直……”菲利普猛顿住,看着佩尔,意识到某种可能性。他想从佩尔眼里找答案,不想佩尔目光游移并不看他,只抿着嘴,一阵沉默。

“菲利普。”

“嗯。”菲利普观察着他的表情。

“我要退出DFB剧组了。”有点惊讶,却是意料之中,但听佩尔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移开目光,抬手揉自己的头发和脸,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你不会阻止我的,”佩尔露出一个近乎羞赧的笑,“来之前我就想好了。”

“我年龄不小了,总和年轻人抢位置算什么事。”

“年轻人的视角很新奇,要说积累经验,我在剧组呆的时间也够长了。”

“伦敦那边事情很多,副导演比想象中忙。”

“我进DFB剧组已经十……”菲利普突然转头盯着他,佩尔一顿,还是说完了最后两个字,“……年了。”

“你怎么比托马斯还让人不省心。”菲利普叹气,拇指和食指手指按着太阳穴。

“某种意义上托马斯还挺让人省心的。”佩尔无辜道。菲利普横他一眼,“那倒是。”

“有时候一起合作的人会说我冷静。”

“那是你正式当上导演后。”

“他们说我总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那也是你正式当上导演后。”

“你就不能让我说完吗?!”菲利普终于没忍住吼了这个一直打断他说话的家伙。佩尔委屈地捧住脸,哀怨地看着菲利普,菲利普翻了个白眼儿没搭理,只继续被打断的话,“但真要说冷静的一直是你。你决定做什么你就做到了什么。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是该要的什么是不该碰的你一直比其他人更清楚。”菲利普说得严肃,佩尔却开始打呵欠,踢地上的小石子。

“你就不能正经听我说完吗!”菲利普下意识去捞晾在边上的袜子,看上去想把它扔到佩尔脸上去。

“你不用说那么多,我说过你不会阻止我的,”难得佩尔机敏一次,一把按住菲利普的手,“你知道我只是把我的决定告诉你了。我也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决定。你不该为我又做出新决定高兴吗?”

“我干嘛非得为你高兴,我当然接受你的决定,也只能接受你的决定。但高兴不高兴是我的事。”

“意思是你舍不得我。”佩尔笑得分外欠揍。

“我只是在想干嘛连退出剧组这种事都得跟你一起。”菲利普坐起来,看着两只湿袜子不知道是该穿还是不该穿。这回佩尔终于也是一副见鬼的表情,“我以为你会一直在DFB剧组待到退休。”

“不是没想过,但就像你说了足够多的理由,我也有很多理由,甚至比你的理由更多,”菲利普拿出卫生纸往脚上裹,“来之前就想好了。本来打算拍完再说,没想到你来这么一茬。”佩尔来回撵着脚下的石子儿,“以后我能见你的机会就更少了。”

菲利普一愣,沉默着把裹满卫生纸的脚装进袜子,穿上鞋,“这不是好事吗?”

“当然,当然是好事。”佩尔扯出一个笑,却掩不住嘴角的轻微抽搐。

“笑得真难看。”菲利普站起,俯视还坐着的佩尔。

“你也是。”


巴伐利亚高地的春天总是悄无声息地隐退,在众人的繁忙与枯燥中转眼已是浓烈的夏。如果说春天是万物苏醒的季节,那么夏天就是最富生机的季节,无论是天气还是生命力都如此热烈。DFB剧组的后续成员也在这热烈的季节如期而至。

作为相对闲散人员,米洛和梅苏特肩负起迎接队员的工作,去山脚把人领上来。上车时梅苏特很自然地上了驾驶席,米洛没多想上了副驾驶,出发后没几分钟米洛想起了前不久托马斯跟着梅苏特去给曼努埃尔看病时说的话,“他开车太快。”

梅苏特似乎没有道路宽窄的概念,山路也能开出平路的速度,米洛不无担心往车窗外看车轮离山崖有多远,不想目不斜视的梅苏特突然开口说,“不用担心,顶多半个轮胎在外面,不会掉下去的。”米洛盯着梅苏特看了很久,发现对方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整个理所当然的模样米洛也略微放下心,可斜了一眼窗外后,他还是认命地再次检查自己的安全带是不是系好了。虽然如果真掉下去即使绑了安全带也只有捡零件的份儿。托马斯是对的,以后他也不会让梅苏特开车了。但如果谁犯事儿了让他坐坐梅苏特的车倒是不错,米洛摸了摸下颌骨。

一个急转弯后,米洛又将此事抛在脑后,比起别人,现在更需要担心的似乎是他自己。好消息是,很快就要到山脚了。


TBC.


#所以为啥更新时间变成了周一半夜。往后更新时间不一定,不过基本保证周更……大概 


 *恭喜我终于写到了夏天,剧情没有想象中拖沓但也拖得够呛 

 *本想让啊疼和啊宽这章出场,没想到还是失败了(摔! 

评论(19)
热度(33)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