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 (纪录片小组AU)09

[09]

梅苏特到饭厅就意识到自己的失误,饭厅晚上不开暖气。虽然他还记得拿外套,但不能改变他只穿了一条单裤的事实。这时他开始想念那个叫托马斯的家伙,如果他在,至少他还有地方可去,可惜那个房间黑着。曼努的房间倒是亮堂,他甚至没关好窗帘,所以梅苏特路过时看到他在打电话,不得不放弃了打扰他的想法。还有一个房间也黑着,是菲利普的房间。那么只剩一个房间,灯光透过拉得严实的窗帘,安静晕染着周边的空间。米洛似乎有一种不温不火的力量,连带着他周围也散发着不温不火的气息。梅苏特犹豫一下还是冲那扇门走过去。他可不想因为感冒给团队添麻烦。

米洛开门时愣了一下,他以为会是菲利普,没想到是梅苏特。“菲利普似乎有话想和佩尔说,我就出来了……”

“然后发现不知道去哪儿了是吗。”米洛了然,侧身给梅苏特让开路,“房间有点乱,将就一下。”房间说不上乱,但和整洁也扯不上什么关系。拆开的轨道堆在地上,几件衣服扔在空出的床上,一本书翻开扣在床头柜上,另一张床上有明显躺过的痕迹。

“抱歉打扰你看书了。”

“没关系,都是没事做的消遣。”米洛拿走衣服给梅苏特腾了一张空床坐。“还能适应新环境吗?”

“挺好,登山队条件不比这好,住帐篷时间多。”

“过几天有的是时候住帐篷,拍摄工作没有定性。”

“我明白。”梅苏特不太擅长这样的对话,很快冷下场来。米洛也不在意,自顾自捞起书接着看,“你随意就好。”梅苏特四周打量了一下,最后还是摸出手机登录了社交软件,百无聊赖刷新着页面,只希望时间过快一点。

“你不想问吗?”梅苏特猛地抬头,米洛仍看着书,甚至还往后翻了一页,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是我在说话。”米洛拿起一片树叶夹在书里,视线终于从书上移开挪到梅苏特身上,“感觉你有很多问题想问。”

梅苏特有些尴尬,被人看破心事的尴尬。踌躇着在手机上摩挲了两下梅苏特开了口,“你……离婚了吗?”米洛没想到梅苏特的第一个问题会问到他身上,感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好在这并不是一个多难回答的问题,“是的,一年了。”

“一年?!”梅苏特却惊讶叫出来。

米洛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反应,“有什么问题?”

“不,没有,我只是以为是近期的事,”梅苏特顿了顿,“戒指的痕迹还很清晰。”

“看来这个痕迹是要昭告天下我离婚了。”米洛笑,梅苏特有点看不懂他的情绪。离婚一年却在近期才取下戒指,其中意味不言而喻又难以理解,“抱歉一来就这么唐突。”

“没关系,不是第一次被人问了。”可一天被两个人问的事还没有过。习惯性往无名指磨蹭,才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米洛突然觉得今天如此漫长。

沉默半晌,梅苏特终于还是为另一个尴尬的话题起了头,“我……今晚……”

“没关系,一会儿你回去就行。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菲利普和佩尔没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梅苏特慌张辩解。米洛脸上满是戏谑,“好了我们的队医先生,我知道你很聪明,可我们的导演和大高个摄影真的没什么。”

“你能看到我手上的痕迹也能看见菲利普手上的戒指,”米洛认真看着梅苏特,“你觉得难以开口不是因为他们可能的亲密关系,而是他们可能的关系也许是婚外情,我说得对吗?”梅苏特回避了米洛的视线,重重点头。

米洛起身,笑着拍拍梅苏特的肩头,“他们不是那样的关系。你可以坦然一点。”

“佩尔喜欢菲利吧。”梅苏特陈述了他的问句。

“这是最无关紧要的事。只要戒指还在菲利手上一天,他们就不会有什么。佩尔有他的底线。”

如果是菲利来打破底线?梅苏特下意识地想到这个问题,又晃着脑袋把它甩出脑外,菲利普不会那么做,他们都不会那么做。

“好了年轻人,不用想太多。普通面对就好。佩尔和菲利普都是好人。”

梅苏特沉默半晌,“有多少人知道?”

“什么?”

“他俩的事,有多少人知道。”

米洛沉吟一会儿,“你,我,巴斯蒂安,卢卡斯,也许还有托马斯。”

“谢谢。”话一落房里又安静了,都不是多话的人。翻书声又响起,梅苏特依旧百无聊赖刷着社交软件。

“米洛……”梅苏特扔下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受佩尔菲利普一事的刺激,有些不过脑子的话总想说出口。

“什么?”

“其实你不老,不管是相貌还是年龄,没必要总像老头子一样说话。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很多人不比你经历得少。谢谢你暂时收留我,我先回去了。再见。”梅苏特一下站起,像他跑出自己房间那样跑出米洛的房间。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接下来任何可能的尴尬。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米洛比他年长十岁,说了这些话他不知道之后应该怎么与米洛共事,更惨烈的是他主动申请了去山谷的工作。

内心还在挣扎,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是托马斯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今晚干嘛不在,害他在米洛那里说了乱七八糟的话。显然他忽略了安排托马斯留守的,正是今晚到他们房间的菲利普。

梅苏特还是缩进饭厅,没有暖气也比在外面吹冷风强。接起电话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说,“梅苏特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不是接了吗。”

“啊啊梅苏特!太好了你终于接电话了!没打扰你休息吧?上山辛苦了,注意放松肌肉,否则会酸痛。大家的状况都好吗?明天你们的工作安排怎么样?”托马斯开口就是一长串,其中一半还在关心他,梅苏特一下没了脾气,原本的几句气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问这么多我先回答哪个?”

“呃……那选你喜欢的回答。”即使隔着电话梅苏特也能想象托马斯挠头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挨个回答问题,“我没事,佩尔和菲利普都有帮忙。大家挺好的。明天米洛,曼努和我也要去山谷,佩尔和菲利留在这边。”

“山谷!我也想去山谷!我也能去山谷吗?”

“米洛说要先看夜间拍摄的效果决定你们的工作。”

“诶……”托马斯的声音一下低下去。梅苏特想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于心不忍,思量着换一个话题,“拍摄还顺利吗?”

“还不错,拍到了之前我们没有拍到的那只小老鼠!”果然那边的声音蓦地又精神起来。

“你怎么确定是今天没拍到的那只?”

“我看着像。”

“……”老鼠不都长那样?梅苏特很无奈,“那你看我们像吗?”

“不像,你眼睛比我大。”托马斯说得严肃。

“……”所以他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蠢货,“还有事吗?没事和克里斯轮换着休息吧。留守辛苦了,如果感冒着回来给队医添麻烦你就死定了。”

“嘿嘿,梅苏特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了,看你的摄影成像去。晚安。”

“好的,梅苏特晚安。”

……

……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梅苏特没好气。

“我等你先。”大嗓门儿又在电话那头响起。

“……”真是被弄得一点脾气都没了,“好吧我先。”挂掉电话那一瞬间,梅苏特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要栽了。

揣着手往回走,回头看到那扇窗户,灯光透出窗帘,依然安静晕染着周边。梅苏特长叹一口气,现在他需要想想明天怎么面对米洛。



TBC.


×每天都在卡文,哪天断了都是正常的

×以及各位对这篇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

评论(21)
热度(40)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