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姥爷旱地拔松鼠的旱地。厂/矿。1617。

【德足同人】Never Know (纪录片小组AU)08

[08]

菲利普不喜欢这个时节,冬末春初,听着像是一个新的开始,却也意味着过去的日子被迫划上一个休止符,逼迫着万物和过去说一次“再见”。当然他不喜欢这个时节并不只是因为这么个文绉绉的原因,更多的,是这个时节所面临的巨大工作量。

季节过渡和转换大概是所有自然景观纪录片拍摄小组又爱又恨的事情,拍摄素材的增长和拍摄困难程度的增长往往成正比。DFB小组选择这个时间开始拍摄也是担心仅仅一个冬末春初还不足够完成这个时节的记录,而他们并不想把时间战线再拉长一年。

他们来的时间稍微早了一点,晚冬,拍不到高质量的冬景,春天还得再等一等。他们需要的是等待,等待还有等待。一如大多自然景观纪录片拍摄那样繁忙而枯燥。

今天上山也没有多少收获,趁着天气不错拍了一段全景,又遛了一圈航拍仪就草草收工。雪没化完,大多动物还没出巢,权当是踩点。只是苦了梅苏特,队医的体力确实和其他成员有些差距,虽然就队医来说他的体力已经算不错。但队医的表现还是赢得了大家尊重,至始至终他没叫一句累。

饶是没什么收获的踩点,等上山五人组回到农舍也已是太阳落坡的时间。回房间梅苏特放下背包,一屁股瘫在床上,一只脚被压在腿下也懒得挪,就差在脸上写“谁也别想叫我起来”。可惜室友佩尔从来不会纵容队友不吃饭。稍微整理过身上的什物,佩尔开始叫,“梅苏特,走去吃饭。”梅苏特眼珠动了一下,眼眶还泛着红,看佩尔一眼,又移开盯着天花板,佩尔猜他是想说不去。

“不去不行。”佩尔执着地站在梅苏特床前,农舍的床本就不高,佩尔的身高在无形中形成了某种压力。梅苏特又把视线移过去,佩尔正严肃看着他,他绝望地抬起一只胳膊遮住眼睛企图一叶障目。

“那我叫托马斯来叫你。”来自身高的压力顿时一轻,梅苏特却突然起身拉住佩尔的衣角,“别叫他,吵得头疼。”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佩尔回头冲他笑,梅苏特才想起托马斯和克里斯今晚在山上留守,根本不可能来叫他。该死的托马斯。显然我们的队医又在托马斯头上加了一笔账。“走吧。”佩尔冲他抬下巴,示意房门的位置。梅苏特这才瘪着嘴挣扎起身跟着去饭厅。

到饭厅时菲利普正在和农场主太太鲍仁夫人交流,他们要在农场里进行一些拍摄并在合适的时间安装几个摄像头。这些事不在梅苏特的思考范围内,他只觉得累得慌。从登山队辞职已经有小半年,辞职后连健身房都去得少了,加上为阿尔卑斯的行程做准备,整整一个月除了购物和为工作跑腿他哪儿也没去。本就不算好的体力缩水得厉害。当然这个体力不好只是和登山队以及DFB小组这些人相比。

没了托马斯饭桌安静了很多,除了一些简单的对话,连刀叉碟子碰撞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其实算下来他和托马斯真正在一张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只有昨晚和今早,他却有某种错觉,似乎已经认识这家伙很久,也和这家伙一起吃过很多次饭。也许只是这家伙话太多。

“明天米洛和曼努一起去山谷,”照旧饭后小会议,菲利普安排第二天的工作,“巴斯蒂说山谷花快开了,接下来工作重心转移到山谷。佩尔和梅苏特继续留在这边,山地和上游我们负责。”米洛曼努埃尔佩尔点头,梅苏特却看着菲利普,欲言又止。

“梅苏特想说什么?”

“我想去山谷。”菲利普有点疑惑,示意他继续说。

“听说山谷有藏红花,想去看看。”菲利普点头,队医没什么具体工作,过去也没什么影响。

“行,梅苏特也去山谷。还有谁有问题?”

“克里斯和托马斯怎么安排?”看来曼努埃尔还没忘记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的小实习生。

“要看夜间拍摄的效果再决定。”米洛回道。佩尔注意到米洛正无意识磨蹭着无名指,那个地方有一道明显的白,多年带戒指给手指留下痕迹。注意到佩尔视线的停留,米洛不着痕迹地移开手指,开始磨蹭小指,佩尔也默契移开视线。菲利普视线在两人身上游移一圈儿没说什么,场合不适合,只是越发确定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散会后菲利普想找两人谈谈,无关工作只是朋友,不想两人一个比一个溜得快,佩尔拉着梅苏特直接没了影,刚想叫米洛,米洛却抢在前面说想早点回房间也跑了。但如果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菲利普就不是菲利普了。

整理过今天的工作数据,菲利普洗澡后换上一套运动衫敲开佩尔和梅苏特的房门,开门的是佩尔,大高个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湿着,除了腰间一条浴巾其他什么都没有。

“怎么?不让我进去?”菲利普抬头看着,伸手拍了一下佩尔还滴着水的胸膛,“不冷?”

佩尔直接伸手把人拉进来,“房里有暖气,倒是你穿这么少就出来了。”梅苏特看到菲利普突然有点尴尬,他的腿还横在两人的床之间。菲利普进门前佩尔正在给他按腿,说担心他晚上睡觉腿抽筋或者第二天肌肉酸痛。按理说这事挺正常的,可看到进门的是菲利普无端有些尴尬。

“按腿吗?安排你和梅苏特一间果然没错。”菲利普冲梅苏特笑,自然地坐到佩尔床上,顺手捞过梅苏特的腿给他按按,“好好按,否则痛一个星期都可能。我手法一般,佩尔技术不错。”

“我可以自己来。”梅苏特看着帮他按腿的导演有点惶恐。

“自己来不方便吧,一个团队不要在意这些,”菲利普皱着眉头看向佩尔,“还不去穿衣服等着感冒?”

看菲利普坐在那儿没有挪窝的迹象,佩尔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了。悻悻穿上睡衣,一屁股挤开菲利普,接过梅苏特的腿,“我的大导演,这事还是我来,你要说啥就说。”梅苏特一看事态,视线在这两人身上来回游移,小心收回腿,“我去厨房找点水喝,你们慢聊。”接着不等两人说什么拿上外套一溜烟跑了,还不忘带上房门。

“你看你把人都吓跑了。”佩尔纠结着眉头。

“是谁散会跑那么快,害我要在房里逮人?”

“我可不记得今天有什么事需要导演来房里逮人了。”佩尔盯着身边的墙壁,像是要把那墙壁盯出一朵花来。

“是吗?”

“……是的。”佩尔开始盯天花板。



TBC.


×九点档又来了,大概恢复日更,大概……

评论(15)
热度(38)

©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 Powered by LOFTER